“公害”多年不死 该向奥数“亮剑”了

前几天,报纸登出市教育部门叫停“希望杯”数学竞赛的消息。正在人们为教育部门终于敢向奥数亮出红牌而喝采的时候,媒体却又更正说,此消息并不真实
。看来,奥数这一毒害了多少代青少年的顽症确实厉害,多少专家的呼吁,多少青少年的哭诉,多少家长的血泪,都无法撼动其地位。甚至每年花费着巨大的三公经费的教育主管部门,对其也束手无策!

新华每日电讯
成都市教育局近日宣布,今年10月将出台4条“铁令”,用一年时间彻底整治“疯狂的奥数”。长春市教育局也出台措施:今年暑假将严查乱办奥数班,并严处擅自到校外兼课的教师。

图片 1在“走进数学王国”竞赛现场外,陪考家长阵势堪比中高考

近10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和各地针对奥数,下发的文件和采取的行动从未停止,但始终没有从根本上斩除这一“毒害”少年儿童的顽疾,孩子们依旧被其“绑
架”和束缚着。其背后不仅是已形成巨大利益的产业链,更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升学择校热给了这个“公害”——奥数以生存的肥料。北京理工大学文学院教授杨
东平对“奥数”的评价是“奥数教育对少年儿童的伤害远远大于黄赌毒甚至网瘾。”既然是犹如“黄赌毒”,为何不向其“亮剑”斩断毒首。

早在2005年,教育部就明确规定公办初中、小学禁办奥数班,随后逐步取消了奥数加分。北京等地也整治过奥数班,但“奥数热”却始终高烧不退。整治之难何故?“新华视点”记者近日追踪调查了成都和北京的奥数培训市场。

  2010年11月19日,教育部等五部委发文宣布:规范和调整部分高考加分项目,取消奥赛和部分科技类竞赛国内获奖生保送大学的资格;在加分方面,取得省级比赛名次的加分资格也被取消。

笔者对今年8月25日,陕西西安7个部门联合检查奥数班时的尴尬情景还留有印迹,60多名学生齐喊“出去”轰赶检查人员,甚至有人向记者泼水表达不满。“
我们并不喜欢上奥数,但都想上好学校”,孩子们不仅道出了我国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更说出了这些被孩子对奥数的不满和不解,真正属于孩子们的时间、快乐
和兴趣在哪里?为了升学,为了择校,众家长让孩子去参加奥数班,拼着在相关竞赛中获奖,其实质就是在搞“掠夺式开发”,小学教育要初中化、初中教育要高
中化、高中教育要大学化,这些都是以牺牲孩子们的兴趣爱好、毁掉他们与生俱来的天性换来的。正如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强所说:“我痛心呀!中国的孩子不
是输在起跑线上,而是被搞死在起跑线上!”为了孩子能上名校,家长们花时间精力,并大把的花钱投入“狠心”拖孩子“下水”。可结果却是,仅有少数人能拿
到相应的证书,获奖率最高也就千分之几,更多的孩子充当了“绿叶”,不仅浪费了他们美丽的童年和精力,更是把孩子固有的天性、兴趣和爱好给磨灭、扼杀了

  奥数班陷入“越治越热”的怪圈

  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次高考加分政策改变“风向”,未能让持续火热的小学奥数热“退烧”。那么,小学奥数持续“高烧”的症结在哪?到底该如何破解?

暑期来了,但它并不属于年仅10岁的成都小学生小伟。前两天,小伟的母亲刘晓英刚刚领着他,来到成都市青少年宫报名参加了奥数班。

  现象

“学奥数,孩子受累,家长费钱,还不都是为了升学?”谈到奥数班,刘晓英一脸无奈,“虽然国家规定,升学不让看奥数,但现在哪个重点中学不看这个!娃娃马上读四年级了,已经学了两年。老师说,到了五年级,就有机会参加培训班组织的奥数比赛,得了奖就可以进名校。”

  小学奥数仍在“升温”

北京中关村是奥数培训聚集的地方。记者扮作家长进入一个培训班看到,前面坐着孩子,后面坐着家长,课后家长提的问题比孩子还多。一位王姓家长解释说:“孩子刚上一年级,基本上听不懂,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搞懂了回家再辅导孩子。如果不为孩子上名校,哪个家长愿意受这份罪!”

  2010年12月25日,武汉市“走进数学王国”(以下简称“走数”)电视邀请赛决赛落幕,全市有一万余名小学生参加了这一由教育部门组织的奥数比赛。

奥数本是一项定位于对数学有突出兴趣的高中学生竞赛,到了我国,小学生却成了学习奥数的“生力军”。奥数培训异化的缘由很简单——充当择校的“敲门砖”。

  “去年只有100多人参加走数,今年参赛人数达到200多人。”汉口一所小学教务主任郑楠介绍,由于“走数”的“官方背景”,它在“小升初”时的含金量很高,获得一等奖可免1.2万元择校费,“吸引力自然越来越强。”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为记者描述了奥数与择校升学“畸形嫁接”的过程:“上世纪80年代,我国培养的首批参加国际奥数竞赛的高中学生被清华、北大等校免试录取。后来,有些学校看到培养奥数获奖学生有利于提高升学率,开始办起奥数班,录取学生也要看奥数成绩。一些商家从中发现商机。于是,奥数班从高中延伸到初中、小学,泛滥于全国。”

  郑楠说,在她们学校,五、六年级50%以上的学生都报名参加了“走数”,有的班全班46人都报了名。“今年,参加奥数竞赛的学生人数,所占比例都高于往年,说明小学奥数热还在‘升温’。”

在社会各界的质疑下,教育部2005年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取消升学看奥数的做法。然而,教育部门的明文规定并没有使“疯狂的奥数”降温。记者发现,成都、北京的奥数培训市场依然红红火火。仅成都目前各类社会力量所办的奥数班就有上千家。

  同时,面对小学奥数题,学生们学得很辛苦。“孩子从暑假到现在每晚学到10:30,星期六、星期日都不休息,做了10多本奥数练习册,还有历届‘走数’试题,草稿纸是数学练习本,大概用了50多本。”一位曾获奥数一等奖的获奖小选手家长介绍。而另一位一等奖得主的家长说:孩子最忙时,每周上5次课外奥数课,一个晚上做50题甚至80题是常有的事。

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娄进说,成都市此次出台“铁令”,就是为了治理疯狂的奥数市场。“当奥数教育被异化为升学和择校工具时,当奥数市场因利益而疯狂的时候,就威胁到社会主义教育的培养目标,威胁到孩子的身心健康,必须彻底整治。”

  记者了解到,在武汉部分小学奥数比赛之前,一所名牌小学几个六年级学生申请只上半天课,因为他们的父母要让他们下午半天专门学习奥数,以争取好的奖次。面对家长的要求,校方只能放行。而这些家长均为大学本科学历以上的高知,有的干脆辞职在家,每天先把孩子要做的奥数题学一遍,再教孩子。有的没辞职,但在三四个辅导班之外为孩子专门请了家教老师,专攻小学奥数。

追踪“奥数热”背后的“利益链条”

  尴尬

记者调查发现,奥数顽疾难治,背后的驱动力首先是“奥数经济”。据知情人士介绍,目前成都城区大约有40万小学生,参加奥数培训的约占50%,以人均培训费用600元至800元计算,其催生的市场规模接近1.5亿元,加上由此衍生的编写教材、开办辅导班、组织奥数考试等,整个奥数培训的“市场蛋糕”更大。

  “疯狂奥数”让家长无奈

成都一名资深奥数培训人士勾勒出—根利益链条:培训机构—学校—老师—学生。“通常情况下,培训机构先找到名校校长,然后再由校长推荐名师,聘其担任奥数培训老师,后者再动员学生报名,到培训机构上奥数培训班。”

  “我一直非常反对孩子学奥数,觉得他成绩虽好,但不属于数学天赋特别好的那一类。”武昌一所小学5年级学生小邓的父母双双毕业于名牌大学,研究生学历,对孩子的教育一直是希望能够顺其自然,让孩子有个“快乐的童年”。“但没办法,儿子班上60%的孩子都在学奥数,老师也鼓励孩子学奥数,有时上课也讲奥数题,平时的作业里也有奥数题。”最近,小邓的妈妈才把儿子送进了奥数班。尽管孩子眼泪汪汪不想去上奥数班,但妈妈说,为了小邓能进一所好初中,进入后也能“跟得上”。

“为促使学生积极报名参加奥数培训,名校往往在招生时设置门槛,如自主招生试题选用奥数题,获得‘奥数一等奖’的学生可免试入学等。每一环节,根据事先约定,都能拿到相应‘回扣’或报酬。环环相扣,不愁没有生源。”

  “目前,奥数实际上已走入一种怪圈。好多家长明知孩子对奥数不感兴趣,也缺少那种天赋,最后还是被拖进了‘逼着孩子培优’的怪圈。”大兴路小学家长柳女士说,培优的高压,既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又牺牲了孩子的快乐童年,今后甚至会造成“高分低能”,可是谁来带家长们走出这个怪圈呢?

在奥数培训热中,教师私办奥数班的现象也不少见。记者发现,成都教师私办奥数班,一课时收费在40元左右,名师收费更高。北京一些教师或学校,利用教学上的便利推销教材,或将学校出租办班,或干脆入股合办培训机构。

  分析

正是庞大的“奥数利益”,阻挡了教育主管部门一次次发出的“禁令”。北京和成都一些家长透露,迫于政府部门的各种禁令,一些名校口头上表示执行国家规定,背地里却继续以奥数作为录取门槛。

  小学奥数成升学选拔“利器”

  “叫停”奥数仅治标 均衡教育资源是根本

  2010年12月
26日下午,记者来到汉口同济医院附近的一家培训机构,还走访了一些小区,与多名学生家长交流,了解部分家长对奥数班的看法。

剖析“疯狂的奥数”,表面上看,是因为利益驱使,更深次的原因还是教育资源不均衡所致。

  家长蔡女士的儿子是武昌一所小学四年级学生。她告诉记者,她儿子班里半数以上的同学都由家长带着在外学奥数,自己孩子不学好像有点落后。小学升初中虽然没有考试,但是好的民办初中也有门槛,“不管怎样,如果能考一本证书,或在竞赛里得奖,对升初中有帮助”。“小学里学奥数的人达到40%,但到了初中,就突然跑光了。”汉口一所初中数学老师韩敏说,一些小学奥数一等奖的学生,在初中也未必去上奥数班。一些开“竞赛班”的初中,参加初中数学竞赛的也不过十几人,因为这种竞赛没有加分,不能直接录取高中。

北京市东城区某重点小学校长对记者坦言:“奥数只是划分稀缺教育资源的一个‘标准’,均衡教育资源的问题不解决,还会有更多的‘标准’出来,听说棒球也快成热门了。”

  韩敏介绍,升学看中考,初中阶段,最火爆的辅导班又换成了中考科目辅导。而进入高中,搞竞赛已经成了一些喜欢数学的优秀生的两难选择。如果参加竞赛,得不到省一等奖的靠前名次,不能获得保送资格,就没有任何用处,还影响高考,因此高中阶段参加竞赛的人更少。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说,学生要进好中学,学校也想要好学生,小升初不考试,在没有更好选拔机制的情况下,“奥数热”自然成了两者对接的平台。

  但是,在“小升初”阶段,由于缺少统一的“小升初”考试,奥数就成了追逐名校的“利器”。同时,初中校也认为数学学得好的人各方面都不会太差,学习有潜力,所以对奥数普遍接受。

面对高烧不退的奥数培训,成都市教育局明确表示,此次出台的“铁令”将是成都历史上整治奥数最坚决、最彻底的一次。娄进说:“不会是一阵风,更不会是炒作。这次整治是从成都市教育体制、机制上推进的,一方面严厉打击违规行为,另一方面通过均衡教育发展,标本兼治解决难题。”(记者叶建平
苑坚 叶书宏 王思海)

  “叫板”

  “官办”奥数能否扭转趋势

  尽管武汉市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小学奥数竞赛成绩不能成为“小升初”依据,但是社会培优组织举办的竞赛活动依然如火如荼。近几年,武汉小学奥数竞赛“高烧”不退,由于参赛学生众多,赛事组织比较混乱,几乎每年都出现一些“丑闻”。

  2005年4月29日,一家社会培优机构举行小学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时发生了“泄题风波”:在决赛前一天,该培训机构“猜中三道题目”,遭到家长和考生的质疑;2010年3月14日,第15届全国“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初赛在汉举行,因主办方的失误,有300多名考生的准考证重号,部分考场失控,家长学生挤成一团哄抢试卷,100多名考生退赛……

  目前,武汉市有10余项小学奥数竞赛,其中除“走进数学王国”电视邀请赛具有官方背景外,其余的多为培优机构举办。“民间的一些奥赛,由于利益因素造成水分太多,获奖并不代表真实水平。”一所“热点初中”校长说,近年来,“走数”获奖证书的“含金量”越来越高,被众多重点初中认可。但是,“走数”只能在命题上引导,不让孩子过多关注偏题、怪题,无法遏制小学奥数“高烧”的趋势。

  同时,增加教育部门举办的小学奥数,肯定会增加学生负担。鄱阳街小学一名六年级家长称,奥赛已经太多,多一个,孩子就要多准备一项,因为谁也不知道初中学校会看重哪个奥赛奖证,所以干脆让孩子个个都参加。

  提醒

  家长莫给孩子过分“加压”

  “在教育部门大力倡导给学生减负的时候,一些家长却在给孩子‘加压’。”武汉一所小学校长郑婕认为,如今,一些家长看到别人的孩子都上了各种培训班,就担心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设法让孩子也参与到这种攀比当中来。

  她指出,奥数并不适合所有人,它更多的是适合初高中、学有余力的学生作为拓展学习,对大部分小学生不适合。因此,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不要去参加奥数培训和比赛,个别有这方面潜力的孩子到了五六年级时,可作为爱好多看一些这类的辅导书,去感受这种知识,但不要过分投入,更不要参加比赛。

  症结

  “奥数热”根源是“择校热”

  近几年,武汉市“小升初”择校主要集中在几所优质学校。如武汉市实验外国语学校、武珞路奥山中学、武汉二中广雅中学等。个别学校报名数与招生数的比例达到10:1,择校矛盾比较突出。

  武汉一所初中校长说,近年来,随着独生子女日益增多,家长们有强烈的择校需求,使得传统“名校”招生压力很大,有限的招生数不能满足众多的家长择校需求。“而好的初中要挑出苗子,只能通过‘奥数’这一途径。”

  武汉市教科院有关专家认为,“奥数热”的根源是“择校热”,而择校热的原因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虽然教育部门规定,不得将“奥数”等学科竞赛成绩与“小升初”挂钩,但这些举措只是“治标不治本”。“在教育资源失衡的前提下,如果找不到代替奥数的选拔方式,就难以从根本上消除‘奥数热’。”

  建议

  教育均衡是唯一“出路”

  “只有让初中各校的资源均衡起来,奥数才能重回它的本来面目,只是少数适合的人学习的对象。”湖北大学教育学院叶显发教授表示,从根源上来讲,就是初中的择优让奥数盛行起来。如果初中学校之间的实力能够相当,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但这不仅仅是取消示范、重点称号能解决的,要让名校最吸引人的师资、投入都实现共享,才能达到目的。

  “只有5%智力出色的儿童适合学‘奥数’,如今社会对奥数存在很大争议,根本原因是奥数教育走向歧途,被彻底功利化了。”一位小学校长更是直言:“高考政策调整了,高中奥赛很容易降温。要想消灭小学的疯狂奥数,根本途径就是或明或暗的择校彻底不考了。在这方面,名校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武汉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教育很难做到绝对均衡。但今后几年,随着校际间师资轮岗交流,学校硬件建设的跟进,教育资源会越来越好。对于初中学校争抢生源,进行分班考试等现象,教育部门也会进一步加大查处力度。

  链接

  武汉小学数学“奥赛”有多少?

  目前,武汉市影响较大的小学“奥数”比赛有:武汉市“走进数学王国”电视邀请赛、全国“希望杯”数学邀请赛、全国“希望杯”数学大赛、全国“学用杯”数学大赛、全国“新星杯”数学大赛、湖北“创新杯”小学数学大赛、“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国数学资优生(小学)能力等级测试。

  据了解,这些数学奥赛大多面向小学五六年级学生,决赛时间从每年12月到次年5月,是一些“好初中”选“苗子”的重要参考。其中,除了“走进数学王国”是官方举办外,其他都是民间赛事,并多为培训机构举办。(楚天金报
记者郭会桥 实习生邱启航)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