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大师沈鹏:取消“三好生”评选

两会期间,书法大师沈鹏提出关于取消“三好生”评选的提案,引起热议。在这里,是一名教师对此的理解。

“三好学生”,一个几代人熟悉的名词。无论是其包含的教育理念,还是评选机制以及中考加分规则,如今却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和争议。

  孩子得了三好生称号,家长并不感到惊喜,因为班上光得三好的就有一打不止,再加上进步之星、体育之星、阳光少年等表彰,几乎人人都有奖!虽然没有正式放假,但是很多学校的期末表彰已经进行完毕。对于孩子一学期的表现情况,很多家长心态复杂:既希望孩子在激烈的竞争中能够拿奖,又希望这样的奖不要太多。“正是升学需求和家长的这种‘要奖’心理让学校在评奖问题上很难办,有时不得不增加名额顺应‘需求’。”采访中,南京一位知名小学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表示。

晚饭时跟上初二的女儿聊天,说到两会沈鹏先生关于取消“三好生”评选的提案,问她怎么看。她不假思索地说:“当然应该取消!‘三好生’把我们学生分出三六九等,评上的人会开心,那只是少数。”我故意问她:“不是还有其他各种优秀星吗?”她哧地一声笑了:“谁不知道那是安慰呢,最好的,还是‘三好生’嘛!”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詹国枢和沈鹏联合提案,呼吁全国中小学停止评选三好学生。由此,一场“三好生”存废之争拉开帷幕。

  三好生太多 家长发帖质疑

看了关于这个提案的新闻报道,作为一线教师,感觉有些怪异,为什么仅仅选取了几个老师的言论,就可以得出“一线中学教师对于该提案均持保留态度”这样的结论呢?作为从教19年的一线中学语文教师,我就对此提案持支持态度。

而舆论热度尚未消退,近日,广州出台的2012年中考政策中,关于取消三好学生加分的变化,自然备受关注。(据3月11日《新京报》)

  疑惑,一个班可以有很多三好学生吗

回答为什么要取消“三好生”,只消解读一下:评“三好生”有什么好?

广州不再为“三好生”加分,是一个令人欣喜的变化。而我们除了关注会有多少地方跟进,更有必要探讨:“三好生”这个评价体系,究竟还有多少存在价值?

  “梦里花未开”:早上送娃,在他们学校宣传栏里,看到了三好学生一栏里有娃的名字,但是一点也不惊喜啊,因为他们班48人,光三好学生就15人,再加上什么进步之星、体育之星,反正乱七八糟的这样那样的星,好像还有个啥阳光少年,看得我头大,总共都三十多人呢!

可以激励学生

中国孩子何时迎来放牛班的春天

  这个好像跟她上幼儿园时差不多啊,几乎人人都得表扬嘛,弱弱地问下,这个三好生是不是一点含金量都莫有,就哄孩子开心的啊?

那么几十个孩子里选出三五个孩子予以表彰,这到底是打击的力度大还是激励的意义大呢?中小学教育,旨在普及,是为了让所有适龄孩子都接受同等的教育,并非是精英教育,只要一将功成,不惜万千枯骨。

在我国教育体制下经历的每个国民,或许都有这样的感受:只要考高分,让老师觉“听话”,那么便有机会成为“三好学生”。贴上好学生的身份标签,便可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论是老师利用业余时间开的“小灶”,还是离讲台的座位距离、考场安排的室内室外,还有更实在的升学加分……都是这些“三好生”们独享的特权。

  网友跟帖

可以树立榜样

我们必须肯定学校引进激励机制的必要性,但大可不必把学校打造成残酷的丛林。把每个孩子引导出智慧的盲区,是教师和教育机构的职责所在,衡量教育者成就的,却不仅仅只是那些分数高、成功升学的学生。但在目前的教育考评体系下,教师成绩的体现,似乎只能在高分率和升学率上体现。在这种考评体系下,加之对学生的评价权利掌握在学校和教师的手中,便难免出现教育宠儿和弃儿并存的诡诞现象。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 ,  “我儿子班上有40人,有30多人是三好生!”

那么榜样的标准到底是如何确定的呢?何以一些在某些方面表现出色的几个孩子,就可以成为或许在其他方面表现也很出色的更多孩子的榜样呢?殊不知,“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学校教育本来应该是引导孩子朝向多元的可能性去生长发展的自由舒展的成长过程,难道是一个生产固定产品的流水线车间?

在这个由学校和教师充当判官的教育丛林里,孩子和家长都不得不去适应他们制定的评价体系。孩子的童年本应是快乐的,哪个孩子不想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自由地奔跑?但多少孩子为了成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连休息的时间都被放弃用来学习;哪个家长又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压力和焦虑下成长,但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不被这种评价体系边缘化,只好忍痛让自己的孩子去上各种辅导班,亲自陪着孩子熬夜背书做题。为了不成为学校和教师眼中的弃儿,家长和孩子迷失了本性,孩子放弃了自己的天赋和兴趣,家长甚至放弃了对自己孩子的信任和孩子的自由。

  网名为“梦里花未开”的家长在西祠上发帖对学校的期末评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正值期末评奖进行时,“梦里花未开”的帖子引起了不少家长网友的热议。网友“我只说四个字”爆料说:“我儿子班上有40人,有30多人是三好生!”孩子还在上小班的网友“猪圆愚润”也来凑热闹:“我儿子昨天回家拿了三张‘荣誉证书’:小小钢琴家、故事大王、绘画小能手。孩子看了之后没什么感觉,我妈妈跟他说,这几张纸都是你妈拿钱买的啊!我觉得这是幼儿园在鼓励孩子上幼儿园的积极性呢。”还有网友道出家长追逐三好生的无奈:“现在南京的所谓名校签约录取学生时,最低要求一到六年级每学期都要是三好,功课全优。”

可以引导学生全面发展

笔者有个朋友,在孩子尚未入学的时候,曾信誓旦旦地说:要让孩子在自由的环境下成长,尊重孩子的选择,他喜欢学什么就学什么。可是到了孩子上幼儿园阶段,就开始四处找关系,希望能够上师资力量等教育资源优越的学校;等到孩子上了小学,也开始和大多数家长一样,逼着孩子在周末时间去各种辅导班学习,甚至在教师节的时候,也想着给老师送什么礼物,以获得老师的偏爱……孩子的兴趣爱好,家长对孩子的信任和评价,都在“三好学生”等独断的教育评价体系下失灵。无论是自我评价还是包含家长在内其他社会评价体系,都没有参与的权利,对学生的评价如何能够做到公正全面?

  记者调查

那么请冷静地回顾历史,三好学生所谓德智体全面发展,只是愿景,评选中所体现出来的“分数至上”、“乖巧为美”、“特权指标”等等不公正,却扭曲着孩子们的身体和心灵!

法国有部电影叫做《放牛班的春天》,曾经让很多人产生灵魂的共鸣。剧中的马修老师,善于发现和发掘每个学生特点和天赋,并且对每个学生都不抛弃不放弃,最终让一群边缘化、对未来失去梦想的孩子重新找回了理想的春天。虽然电影有演绎的成分,但作为教育者,在自己的评价体系中没有偏好,尊重每个孩子的成长,不正是职责所在吗?我们的教育环境中之所以出现教育的宠儿和弃儿,根本上而言正是这种单一且蛮霸的评价体系所造成的,如果教师对每个学生的成长都充满热情,对每个孩子都有独特的评价体系,那么中国孩子离放牛班的春天,还会遥远吗?

  不少学校在给“三好生”增名额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的心理发展学家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曾提出了“多元智能”理论。加德纳指出:传统上,学校一直只强调学生在逻辑——数学和语文两方面的发展。这并不是人类智能的全部,不同人会有不同的智能组合,例如:建筑师的空间感比较强、运动员体力较强、公关的人际智能较强、作家的内省智能较强等。以此观照“三好”,可以生出很多思考。

三好学生这种激励机制,很显然已经成为单一评价体系下的鸡肋,甚至正在制造着沉沦和迷失的悲剧。每个孩子都有他的特点,因此必须依靠不同的视角和评价体系去培养,只有在多元的评价和激励机制下,孩子的成长过程才能更加自信和从容,才不会制造被教育遗弃的边缘群体。(时言平)

  “我们以前一个班三好生10个左右,现在已经增加到一个班十六七个,如果特殊情况,还能够增加名额。”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校长告诉记者,每次期末考试结束,最让家长关注的就是三好生评选,而这个时候也是老师最头疼的时候。“现在很多时候,家长对奖项的关注远比孩子要大得多。很多家长给孩子的要求就是要考好,要拿到三好生,让孩子的压力很大。评选‘三好生’的初衷是鼓励优秀的学生,这对孩子是一种荣誉,是对努力的一种肯定。当是当‘三好生’称号和择校、升学挂上钩时,一切都会因为功利而变味。”

声音

  取消评三好,升学遇门槛

杨东平(微博)(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这种制度,非常谨慎地避免在孩子幼小时贴标签。“三好学生”评选多年来与小升初、初升高密切挂钩,具有很强的功利性,“升学”成为很多学生评奖的直接动机,为让子女在升学竞争中抢得优势,很多家长千万百计拉关系,甚至“贿选”,这样的极端功利性让评选背离初衷。

  据了解,2007年“六一”前,南京鼓楼区教育局曾宣布,今后不再评“三好学生”了。当时该区出台这一举措的背景是: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认识到,这种被很多家长看做名校“敲门砖”的“三好生”称号让孩子太累了,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这种“精英式”的、对所有孩子一个标准的评价方式,扼杀了孩子的个性发展。此前经过一年的酝酿,2006年鼓楼区取消了其它年级的三好生评选,作为过渡,只在六年级评比“三好生”,同时在各个年级增加了“鼓楼之星”的评选,最后确定了十种星:“合作之星、学习之星、体育之星、艺术之星、自理之星、希望之星、自强之星、创造之星、读书之星、环保之星”,分别是从思想品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个性心理素质、审美素质等方面设置的。2007年在大家无异议的基础之上,鼓楼区彻底取消了“区三好生”的评选,扩大评选面,将全区原“三好生”评比500名学生扩大到近2800多名。

熊丙奇
(著名学者):在现有教育制度中,“三好学生”评选很难取消,新出的所谓个性化评选依旧摆脱不了沿袭“三好”的路线。任何教育都有奖励,是好还是不好,需要反馈,但不应用一个标准去衡量所有学生,把他们纳入一个单一通道,而应关注每个学生的特长,让其得到积极评价,这就必须推行多元评价体系。

  对于鼓楼区当时取消三好生的做法,很多教育工作者都表示大力支持,然而记者日前在调查中发现,虽然区里不评区三好,但是大多数小学依然在进行“校三好”的评比。“鼓楼区不评三好孩子在小升初时就麻烦了。”孩子在该区一所知名小学读六年级的张先生告诉记者,儿子面临小升初,很多名牌初中都有门槛。“现在鼓楼之星里最吃香的就是‘学习之星’了,因为中学‘认’!”

眼界

  有的学校主张“人人有奖”

法国美国不评“三好生”

  “评奖面太大的话反而失去了评奖的意义,就像有一些考试,是普惠性的,只要参加,只要写清楚姓名,基本上都通过,这又有什么意思呢?”“如果三好生变得很多,那么不是三好生的就成了少数,那对这些孩子的自尊心不是更大的打击吗?”“三好生是一种荣誉,不能玩大派送吧?”……对于一些家长疑惑的“期末表彰泛滥”的现象,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此很多学校也有自己的考虑。“我们学校评选的是‘乐乐娃’:读书娃、创造娃、爱心娃、智慧娃、进步娃等,从孩子的方方面面,只有有表现突出的地方都能拿。”南昌路小学华萍校长告诉记者,期末时学校特别举办了“收获节”,基本上每个孩子都有收获,这对鼓励孩子个性成长、实施多元评价是有促进作用的。

法国学校不评“三好生”。中小学里每个班都有一个“班级理事会”,理事约10多个,由校长、教务长、该班的所有任课老师、两名家长代表及两名学生代表组成,每个学期结束时召开一次会议,一年3个学期,开3次会,其任务是审议任课老师对每个学生学科能力的评语并共同投票决定年末评语,并不评优。

  专家观点

美国优秀中小学生的评选标准包括:考勤、学习成绩、组织和活动能力、发明创造能力、参与社会的积极性、尊重他人等等,获奖比例大约10%。评选由老师和学生共同评议,透明度很高。

  三好生评选不宜过多否则失去榜样意义

北京升级“三好学生”

  南京教科所刘永和所长告诉记者,第一,三好生评比是学校对学生实施的一种激励措施,三好生评比有它不尽合理的地方,但目前来说还是利大于弊。这是一种评优,目的是激励先进。即使不评三好生,那也应该有其它的评比方式。关键是要把三好生究竟怎么评、评什么样的人当,落实好;第二,三好生该评多少个,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为了激励先进,三好生不宜太多,应该是一小部分,是树立榜样,榜样有限才有榜样的力量。如果三好生泛滥了就失去了评选的意义。所以说,如何选出合格的三好生,就要制定科学的评价标准,公开公正地进行评选。

2012年,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在京城首开先河:以“10+N+1”多元评价体系代替沿用数十年的三好学生评选。其中“10”代表美德,如爱心、爱国、诚信、合作、乐于助人等;“N”指获得区级以上科技、文体等奖项;“1”指专长或特长,以激励孩子发挥自身优势。

  早在2009年首届中华成语文化论坛上,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微博)就表示,学校应停止三好学生评比,对全体学生一视同仁。他认为,对学生评判等级,不仅伤害了学生的尊严,也违背了教育规律。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微博)近日也在微博上表示:素不喜教育专家高论,今对顾明远先生在一个教育论坛上的三个老调重弹却赞赏。其一是顾先生再次呼吁小学取消三好学生评选,还所有孩子一个平等。其实不仅三好学生,什么一二三道杠,什么班长副班长统统该取消,小学生就应当是快乐学习,自由生长,没有尊卑高低之别,没有聪明与愚笨之别,多简单的事啊。此番言论,引来诸多争议与反思,那么,取消三好生评比是否真的好呢?

分享到:

  反对派

  赋予三好生评选新的内涵

  “三好生”的评选是应当存在的,但应该赋予其新的价值与内涵。除了过去所提倡学生要在“德、智、体、美、劳”等方面综合发展之外,更应以通过改革“三好生”等类似的评选,来培养学生的民主意识、民主思维,将评选变为对学生进行公民教育的一种重要方式。

  笔者期望,在评选标准上,打破“唯成绩至上”,鼓励学生的个性发展,从多向度来培养学生,不做书呆子,也不做学生混混,而做一个有个性、有情趣、有爱心、积极进取的学生。

  而在评选内容上,从“德、智、体、美、劳”这样高度概括的要求向具体化发展。比如通过学校或老师的配合,引导学生力所能及地去做义工,去做志愿者,去开展公益活动,借此来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与公民精神。

  此外,在评选程序与方式上,比如,鼓励学生自己主动提出参选,凡参选者在课堂上作演讲,去陈述自己在一定时期内哪些行为是符合评选标准的等等,然后让全班同学去投票选出他们认为符合评选标准的同学。这样可以使学生领悟到民主的精神,学会民主的思维方式,体会到民主对自己的要求。

  在中小学阶段,类似“三好生”这样的评选,事实上,是需要学生学会自我评价与评价他人,倘若在这样的评价过程中,学校、老师与学生三者之间,能够将一种程序正义、公民教育与鼓励先进的初衷进行有机地结合,那么这样的“三好生”评选就是很好的实践公民教育的课堂。

  赞成派

  取消三好生评选是回归教育本质

  “三好生”在人们的心中,一直以来都是优秀学生的代名词,但是它固定的评选比例和衡量标准,却注定了得到这一荣誉称号的学生少之又少。难道没有评上“三好生”称号的就都是坏学生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此,笔者认为,我们应当停止“三好生”的评选,而把更多精力集中于对教育本质的探讨。

  时代在发展,各项制度、评比标准也需要与时俱进。而几十年来关于“三好”的标准却依然停留在“品德好、学习好、身体好”这三方面,有的学校更是把学习好排在了首要位置,给学生造成这样一种误解——除了学习好,其他都不重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素质教育的开展、创新能力的培养又从何谈起呢?“三好生”评选引发了诸多争议,一个基本问题就是,我们应该搞清楚教育是什么,我们需要以怎样的方式来教育学生,而这背后的教育思想、理念又是什么?

  事实上,古代大教育家孔子,早就提出了“因材施教”这一教育理念。这种理念的宗旨,是要关注每个学生的成长,鼓励不同特点的孩子发挥自身的潜力,而这也是现代教育的本质。在多元化的时代里,我们对于“好”的标准也应该更加的丰富与多元。因此,取消“三好生”的评选,更多从教育本质上、从“因材施教”上来推进学生的全面发展,我们更欢迎人性化的理念和奖惩措施,过于简单的“三好”标准已经不能顺应现代教育的本质要求了。(记者:王海越
王璟 胡瑞祚)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