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择校问题严重小升初为何久病难医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资源配置要向中西部、农村、边远、民族地区和城市薄弱学校倾斜。继续花大气力推动解决择校、入园等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这段话,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郗杰英的共鸣。

  ■5000名义务教育阶段城市家庭子女教育年支出8773.9元

本地择校问题严重 小升初为何久病难医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新华网 点击: 点击数

“一个家庭对教育的支出多少,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教育的公平问题。”
郗杰英委员结合2011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做出的一份调查报告,针对教育公平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见解。郗杰英委员说,2011年5月至6月期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选取北京、哈尔滨、石家庄、银川、成都、西安、南京、广州8个城市,针对义务教育阶段的4960个家庭就“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数额、结构、比例、效益、自我评估、动机”等问题进行调查。

  ■26.6%的家庭支付择校费平均金额为12407.9元

付业兴绘

择校问题依然是需要治理的重点

  ■76.0%的家庭支付课外培训费平均支出为一年3820.2元

新学期开学了,年年开战的小升初再一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北京市小升初择校问题很严重,平均择校花费高达8.7万元;另据媒体的最新报道,因为择校费等潜规则盛行,北京一位中小学校长可支配上亿元的资金,教育腐败悄然滋生。

郗杰英委员表示,义务教育阶段择校行为突出,反映了公共教育资源之间差距较大。“调查显示,有26.6%的家庭表示支付过择校费或赞助费。择校是校际之间差距的直接反映,该数据反映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城市学校之间的差距较大。”郗杰英表示,虽然国家出台了“就近入学”、“一费制”等政策解决择校问题,但是,调查显示仍有四分之一以上家庭起码交过一次择校费,而且择校费之间差距巨大,没有统一标准:39.1%的择校费在5000元以下,而15.6%的择校费在20000元以上,最高的达到8万;没有交纳择校费而有择校行为的家庭还无法统计,据2009年北京师范大学的调查显示,有择校行为的学生达40.5%,而本次调查显示,只有26.6%的家庭交纳过择校费。所以,其中以其他方式择校的行为势必存在。由此可见,择校问题依然是我国义务教育阶段需要治理的重点区域。

  “在孩子教育上花的钱越来越多。”这是当前家长们的普遍感觉之一,10年来,一些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论段:

小升初择校问题,已不仅仅是对家长和孩子心力的煎熬,它所形成的庞大而锐利的利益块垒,已经戳伤了社会公平、背离了义务教育的本义。而在某些城市,教育与权力的联姻,更让小升初择校如脱缰的野马,难以管理。

郗杰英认为,择校问题是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造成的。巨大的子女教育投入已成为很多家庭的负担,相关部门一定要采取相应措施,否则不但会让家庭产生沉重的经济负担,同时也会让孩子产生严重的心理负担。我们对教育部最近出台的治理择校行为的8项措施寄予期待。

  中国经济景气检测中心公布的居民储蓄消费意愿调查结果表明,我国城市家庭消费支出中增长最快的是教育,其年均增长速度为20%左右。

小升初择校问题有多严重?本报记者深入一线,倾听家长、学生的声音,记录小升初的怪现象;

最后,郗杰英委员还建议增加流动人口子女的教育投入,“只有政府拿出一部分财政补贴给公立学校,才会有更多的学校愿意接收农民工子女入学。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奉献了自己的力量,创造了财富,理应对他们子女教育给与投入。”

  2010年5月,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和谐家庭建设状况问卷调查报告》也显示,当前“孩子的教育费用越来越高”已经成为家庭生活面临的三大困难之首。

小升初的经济包袱有多沉?本版联手武汉大学课题组,翻看居民的教育账本,感受烧钱热度;

  2011年2月,为了获取一些最新的、全国代表性的数据,全面把握和深入讨论我国家庭子女教育成本及其相关问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成立“中国义务教育阶段城市家庭子女教育成本研究课题组”,之后在北京、广州、南京、哈尔滨、石家庄、西安、成都、银川共8个省会城市近5000名中小学生家长中展开问卷调查和结构性访谈,调研显示,5000名义务教育阶段城市家庭子女教育年支出达8773.9元。

小升初如何走向公平?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的专家有自己的看法:打破利益共同体,倒逼教育天平重归均衡。

  子女教育费用占家庭年收入30%

小升初,病了很久,病在了中国义务教育的关键处。如何医治这个痼疾,人们期待理想的答案。

  报告认为,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普及性和免费性的特点,我国自2006年《义务教育法》修订以来,义务教育阶段公立学校教育进一步减免了杂费。然而,当前中国城市家庭义务教育阶段子女教育花费仍然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调查表明,子女教育支出已成为家庭经济支出的重要组成,支出比例较大,且存在一定群体差异。

编者

  报告显示,义务教育阶段,调查样本中近四成城市家庭一年子女教育支出费用在9000元以上,有2.8%的家庭一年子女教育支出在30000元以上。城市间存在较大差异,北京、成都、南京该方面年平均花费都在10000元以上,其中北京最高,为13747.5元。相比之下,石家庄和银川的家庭子女教育支出水平最低,银川为6776.0元,石家庄为5645.8元。

88.6%的网友认为本市小升初问题严重及非常严重、家长平均为小升初择校准备阶段的花费为4.4万元,北京地区高达8.7万元,21世纪教育研究院日前发布调查报告《北京市小升初择校热的治理:路在何方?》,报告中出现的这一串数字,表明了小升初这座大山的重量,更直指中国基础教育的顽疾和痛处。

  整体来看,子女教育支出已经成为城市家庭的主要经济支出之一。调查显示,城市家庭平均每年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家庭子女总支出的76.1%,占家庭总支出的35.1%,占家庭总收入的30.1%。

现状

  近8成教育费用为扩展性支出

为占坑,4年花费竟超10万元

  报告显示,有83.4%的家庭交给学校杂费(含教辅资料、校服费等)平均为402.7元,仅占子女教育总支出的4.6%;52.2%的家庭交付子女在学校的食宿费,平均一年719.6元,占子女教育总支出的8.2%;85.7%的家庭支付子女的学习用品费,平均一年447.5元,仅占总教育支出的5.1%。这三项基础性费用的总和,约占子女教育总支出的17.9%。

小升初就是把孩子变成小牲畜!面对记者,一边心疼孩子辗转在各占坑班、补习班的辛苦,一边又不得不逼孩子上战场,在北京市某政府机关工作的田先生冲口而出。

  那么,还有8成以上的教育费用支出到哪儿去了呢?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对我国35个主要城市进行了2010年度公众教育满意度调查,88.6%的公众认为本地中小学择校问题非常严重、比较严重,而这一数据在北京地区接近100%。

  报告显示,26.6%的家庭为子女就读某所学校支付过择校费用(包括借读、捐资助学费用),平均金额为12407.9元,最高额度为80000元。同时,课外培训或辅导、课外读物、少先队活动、参观演出、游学等扩展性支出构成了当前家庭子女教育支出的主要内容,其中以课外培训或辅导费用最高。有76.0%的家庭为子女支付课外培训或辅导的费用,平均支出为一年3820.2元,最大金额达80001.0元。

在北京,金坑、银坑、土坑、粪坑,这些旁人看来不知所云的词汇,对经历过小升初的孩子家长来说却门儿清。所谓坑,即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可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金坑,即与最顶尖中学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不上该培训班就不可能通过点招被录取;银坑、土坑次之;粪坑则是需提防的陷阱。为了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家长们往往要让孩子同时占好几个坑。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占坑班家长每年花费在8000元以上,有的家长4年实际花费可达10万元甚至更多。

  家庭对子女课外培训或辅导方面的支出主要致力于学习成绩的提高。调查显示,81.4%的家庭对于课外培训或辅导的选择在于语文、数学、外语等学科类辅导;33.9%的家庭支付于音乐、舞蹈、绘画、书法等艺术类培训;14.7%的家庭支付于武术、游泳等体育类训练;另有3.6%的家庭让孩子参与航模、机器人等科技类培训。

费钱的是家长,受累的是孩子。调查数据显示,孩子小学阶段参加奥数班培训的累计时间平均为2.6年,每周用于占坑班的时间平均为4.3小时。有数据显示,从9岁开始,北京小学生视力下降明显增加,身体力量素质下降,肥胖检出率持续上升,其直接原因是升学压力过大、课业负担过重并缺乏体育锻炼。

  对教育支出家长观念存在分歧

原因

  调查发现,关于教育支出及其效果,家长间在观念上存在明显分歧。

有令不行,择校费不降反升,行情看涨

  对于子女择校就读,六成以上的家长认为对于子女发展有效果,其中,13.9%的家长认为非常有效果,49.5%的家长认为比较有效果。不过,对于择校费的合理性问题,家长之间的观点差异很大。30.9%的家长认为子女就读学校收取择校、借读、捐资助学等费用是不合理的,与之相反,31.3%的家长认为是合理的,而另有37.8%的家长表示无法判定。

想不择校都难!一位爸爸,从孩子一上学,就开始研究择校问题。他分析道:为什么宁愿花钱也要择校呢?还不是因为教育资源不均。他感慨,平民百姓要想让孩子享受相对较好的教育资源,必须掏钱择校。

  对于给孩子报学习类的课外辅导,超过五成的家长认为“有效果”,其中6.5%认为非常有效果,44.9%认为比较有效果;42.7%的家长认为效果一般;仅5.9%的家长认为没什么效果或完全没有效果。

对此,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认为,小升初困局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有令不行,政府管理难度大。报告指出,在小升初择校竞争中,政府、学校和市场、家长和学生是三个主要的利益相关方。一方面,主张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国家意志、法律规定非常明确,一方面,市场推动和家长的择校需求十分强劲。在这一过程中,真正软弱被动的是政府管理。

  调查显示,多数家长并不是无所保留的给子女教育花钱,而是持有一定的教育成本观念。对于“为了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经济上可以适度负债”的观点,家长的态度呈现明显的分歧,尽管有38.3%的家长表示同意或非常同意,但42.9%的家长则表示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有28.1%的家长同意(4.0%非常同意)“为子女的教育花钱,花费多少都值得,不计成本”的观点,但更多(52.0%)的家长并不赞同。

在这种情况下,多元择校架空免试就近入学。在90年代,小升初政策明晰而简单,即考试入学为主和极少数的择优入学,保送生不足5%。随着占坑班、推优、特长生、条子生、共建生等择校途径的增多,通过划片、电脑派位免试就近入学这一小升初最基本的入学方式逐渐萎缩,参与电脑派位的人群已从起初的80%以上降至不足50%。

  调查发现,对于相似的教育观点,家长间的态度呈现出明显的分化。对于“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态度,家长间的分歧较大,五成的家长赞同这一观点,而四成的家长对此并非持肯定态度,赞同者认为正是为此才要在教育方面为子女花钱。(本报记者
王庆环)

在小升初的升学竞争中,少数重点学校为提高升学率抢挖优秀生源,人为地将好学生集中在一起,形成重点学校教学质量高的假象,进而可以得到更多的择校生生源和高额择校费。在一些地方尤其是城市,优质教育资源的马太效应日益严重,形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怪圈:择校费收得越多,名校资金就越充分,师资队伍就越雄厚,教学设备就越充足,教学水平就越高。学生愿意来,家长就更得掏钱

分享到:

2010年底,教育部发布禁令,要求各地3到5年基本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但是,广州、北京、南京等地中小学择校费不降反升。在一些城市,收取赞助费是合法的、甚至明码标价,各地捐资助学择校费都看涨,有的已超过10万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思路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取消共建生和条子生,设立学校最高标准

2010年,切实缩小校际差距,着力解决择校问题被写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义务教育法以及有关地方政策、法规,也已作出明确规定和部署。然而,多年以来,不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对牛校牛孩的强烈追求,使得虎妈、变态娘越来越多,形成了巨大的惯性;再者,择校已经形成了庞大的社会利益链,动谁的奶酪都不容易。

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新浪教育频道联合开展的网络调查显示,公众认为治理小升初择校热需要多项措施合力解决。首选为均衡教育资源,有效缩小学校差距,占79.8%;其次为全面公开的阳光录取招生程序,占42.5%;还有40.2%的人认为应该恢复小升初统一考试。

报告针对北京市当下小升初的乱象,提出六管齐下的治理思路规范办学行为、调整小升初政策、缩小学校差距、改革办学体制、社会监督、教育问责。具体来看,杨东平给出三步走策略:

第一步,2012年,实现取消赞助费和择校费;2013年,实现取消占坑班,还要调整划片、扩大就近入学,并且取消共建生、条子生和推优生;在2015年取消初中阶段的重点学校,实行示范性高中名额下放,实施教师流动制度以及学校合理布局均衡配置资源。

共建生是北京特色的小升初政策,由国家机关、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合作共建,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

在杨东平看来,北京市义务教育秩序整顿最为艰巨的任务,是取消共建生和条子生,而这项措施的本质是限制权力。调查建议,首先公开政府机关与名校共建的状况,逐渐减少名校招收共建生的比例,到2013年全部取消。教育部、发改委、财政部等国家机关要做出表率,率先取消与名校共建的制度。从现实出发,在条子生短时间内不可能彻底取消的情况下,可借鉴一些地方的做法,建立公正的程序,限制比例和数额,条子生需通过市、区教育局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决定。

在报告中,给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标准设立最高标准似乎是一条颇为新颖的思路,以此来限制示范校过度发展和豪华学校的出现。国家的财政教育经费,原则上也不应再投向重点中学。

破解择校热,应打破利益共同体

长期以来,小升初择校成为北京等全国大中城市的老大难问题。深入分析后不难发现,现有义务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和不同人群对学校选择权利的不平等是这一问题持久未解的根源。

择校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以优择校,学校想选择学习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于是各种升学班屡禁不止;二是以权择校,有一定权力的人利用或借助他人权力达到择校目的;三是以钱择校,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用钱买名额,由此产生了办班、条子生、择校费三大利益链。

然而,小升初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选择,依据义务教育的属性,人人都有平等享受的权利,解决小升初择校热实质上就是要斩断这三条利益链。

择校问题出现后,各地也采取了一些解决措施,但没有抓到关键点,在一些地方问题反而加剧。原因在于相关权力部门的掌控者与优质学校在一定程度上站到利益的同一边,普通民众与相对薄弱学校则站在利益的另一边,这种利益格局导致一些所谓的名校对政府的公开政策充耳不闻。不打破这一利益格局,任何均衡义务教育的具体措施都只能是隔靴搔痒。

那么择校问题是否就无解呢?并非如此。

义务教育应是政府向公众提供的公益产品,各级政府首先要坚定每一个人都能平等享受义务教育资源的目标和理念,同时要有可操作、可监控的机制和规程。这个机制其实并不复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生产队分少量稻谷蔬菜时就有一个很好的做法,由某一个人将所分物品依照户数分成若干堆,然后再让那些老弱户先选取,一般户后取,分堆的人最后取,这个过程在各户的监督下进行,大家都感到很公平。2007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马斯金将这一做法总结为分蛋糕的理论。

解决义务教育择校问题的基本原理就是运用好上述分蛋糕的理论,让无权无钱的普通民众子女最先选择,让义务教育的直接提供和决策者的子女最后选择,并严格按这一原则制订出各地可操作、可监控的规程,在公开透明的状态下完成这一过程,这才是从根本上有效促进义务教育均衡的关键。

遵循这一原则,义务教育的区域环境将会得到持续改善,毕竟,没有哪个决策者希望自己的孩子进到最差的学校,他们必然努力改善差校,尽快实现校际均衡;遵守这一原则,才能拆分优质学校与权力掌控者的利益共同体,才有可能使由于权力的倾斜导致的择校问题得到根本性的矫正,政府也才有可能在教育方面重建自身的信誉,恢复自己的执行力。)

四成家庭自认负担沉重 小升初择校费比重畸高

超过40%的家庭感到教育开支的负担有些沉重,日前,由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郭明磊牵头的课题《武汉市居民家庭教育开支及教育负担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尽管国家三令五申禁止教育乱收费,但账面外的花费让家长们颇感压力。经统计,教育开支已占到了被调查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3左右。

调查将教育开支细分为8类:学校常规收费、学校额外收费、择校费、学习工具花费、补习家教费用、特长爱好花费、人情送礼花费、生活费及其他费用。据统计,武汉小学阶段的教育开支项目中,补习家教费用占据了20.5%的份额,仅次于特长爱好花费。补习费用的高企反映了家长意志:68.9%的家长让孩子参加课外学习的目的是有助于升学,38.5%的家长则是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仅有36.1%的家长表示孩子参加课外的学习与培训是出于个人兴趣爱好。

当前社会竞争过于激烈,虽然也知道孩子需要一个轻松快乐的成长环境,但是在补习班如此火爆的情况下,别的孩子补习而自己的孩子不补习,就会面临落后的危险,而落后就意味着被淘汰。为了孩子的未来,也只能让孩子先苦后甜了。在调查中一位家长这么表示。小升初的压力,让他们有些身不由己。

在经历了小学课外培训的砸钱大战后,报考初中所产生的择校费用又成为学生家长的沉重负担。在武汉初中阶段的教育开支中,小升初择校费平均超过8500元,占总开支的21.45%。无论是绝对费用,还是占比,小升初择校费均远高于幼升小、初升高。小升初择校费的畸高,正反映了该阶段升学的规范程度较低、教育失衡严重,增加家庭负担之余更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

调查发现,择校费问题已经引起家长的普遍不满。一位受访家长认为,现在学校择校费比较高,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不同成绩要收取不同的费用,这种现象是非常不公平的,教育应该合理分配师资力量、教学设备,使孩子能享受到大体均衡的教育资源。而另一些家长则担心用钱择校的行为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让其变得世故,也污染教育的纯洁性。

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已经蔓延至学校,希望有关教育机构能够整顿风气,让学校真正成为教书育人的圣地。一位家长如此呼吁。

责任编辑:何雨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