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成怪胎:揭秘奥数产业链的幕后推手

奥数迎合择校需求 同时其作用被培训机构夸大成为赚钱利器

新华网重庆2月18日电(记者张琴、郑天虹)近年来,教育部和各地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禁止奥数成绩与义务教育阶段招生录取挂钩,也禁止各类培训班以及将奥数内容纳入教学和考试。然而,记者近期在重庆、广东等地发现,在各大培训机构,“疯狂奥数”改头换面重出江湖。

据本报记者调查,在奥数漩涡的边缘,始终闪动着经济利益的影子——以高考(微博)指挥棒为旗帜,一条贯穿于学校、培训机构与出版社之间的利益链条,共同滋养着一个名为奥数产业的“怪胎”。

利益链条

奥数班改名拓展班、尖子班,学费高昂报名火爆

■本报记者 龙九尊 陆琦 丁佳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小升初”考试取消之后,本来作为一种学生兴趣爱好的“奥数”,突然之间蓬勃发展起来,甚至成为青少年教育的必需品。到底是什么催生了奥数这样一个庞大的产业,该产业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本报近日多方走访,试图梳理出中学、小学老师以及奥数培训机构之间隐秘而复杂的关系。

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潇江酒店三楼,全国连锁奥数培训机构“学而思[微博]”的课程爆满。许多家长[微博]说,因报名火爆,培训班已经有十几个,报名前孩子要做10道题,做对其中4道才可以入学。

学校:奥数经济的幕后推手

链条一

记者在现场看到,七八个班同时上课,20个人一班。“学而思”的咨询人员介绍,现在培训班的名字是数学思维拓展班,一学期学费1800元,15节课,每节课3个半小时,“在重庆的学费标准算是便宜的,北京的价格是2720元。”

“我们学校没有奥数班。”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多所中小学,无一例外地得到了这个答案。

点招、占坑班,内部接收 小学升学偷偷与奥数“挂钩”

重庆育英小学六年级学生家长王女士说,儿子小亮先后在大帝学校和学而思参加奥数培训,不过,现在培训班的名字都改为拓展班、尖子班、提高班等,学费都不菲。

难道奥数班真在一片声讨中销声匿迹了?

奥数之所以如此火爆,其最核心的原因是其成为各个重点中学在“小升初”时录取学生的依据。奥数的成绩是如何与“升学”挂上钩的呢?调查发现,很多学校在上世纪90年代末废除“小升初”考试之后,暗中采取对奥数成绩优异学生内部接收,点招、占坑班等方式择优录取,造成了目前升学与奥数挂钩的现实情况。

大帝学校咨询工作人员介绍,该校有针对各个年级的奥数培训班,南开小学、树人小学、沙坪坝区实验一小等小学学生都有在此学习的,“小升初”的重点中学不仅是看学生期末考试成绩,还要看平时的成绩,如果有获奖证书会优先考虑录取。大帝学校还与几所名校签有合同,学生参加大帝学校的考试成绩可成为升入名校的标准。

“北京大多数学校都有奥数教育,无论课内还是课外,往往是跟培训机构合作。”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微博)一语道破天机。

华赛杯、希望杯、走美杯……每年一到奥数大赛期间,很多小学高年级学生在奥数培训机构经过一段培训后,就开始辗转各个杯赛之间,为的就是获得一定的名次。如果能够挤进前十几名,就会被一些名校“盯上”并内部接收,不用再经历之后的推优、特长、电脑派位等一系列的录取程序。

珊瑚小学六年级家长冯女士说,孩子入选了世少赛,要去天津参加总决赛,费用5380元。“很犹豫,不是怕钱贵,是怕这个比赛成绩升学时没用。现在各种奥数比赛名目繁多,家长和孩子比古时候进京赶考还累。”

早在2005年,教育部就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若干意见》。北京、广东、河北、浙江、江苏等地随后纷纷出台有关规定或采取措施,禁止中小学举办收费的奥数班,并叫停奥赛。

一些中学名校还会在小升初的面试中加入奥数的内容,如果学生解答很顺利并且表现得很优秀,就可以获得名校上学的机会。

“有社会关系的拼爹,没有社会关系的只能拼孩子”

可是,表面上被叫停之后,学校仍然与奥数培训藕断丝连。

此外,一些好学校为了选拔到优质生源,往往会进行自主命题的“点招”考试。一般小学生会在小学六年级的下学期参加奥数培训班里的考试,这种考试往往要进行几次,这些考试的综合成绩就会作为好学校内定学生的重要参考。因此,为了能够进入心仪的好学校,很多学生从3年级开始就会参加各种奥数培训班,最后还要托关系打听到自己所要报考的学校到底和哪一个奥数培训机构有联系,进行所谓的“占坑班”,只有报名参加“占坑班”才有可能参加心仪名校举办的自主考试。

多位家长表示,奥数班对孩子的成长弊大于利,但是在“小升初”择校的巨大压力下,家长也只能狠心让孩子“受罪”。“有社会关系的拼爹,没有社会关系的只能拼孩子。”

“学校是奥数产业链上的获益者,这是毫无疑问的。学校不便自己直接来做,于是就和培训机构合谋。”杨东平说。

链条二

以重庆为例,在全国奥数比赛如希望杯和华罗赓杯中获奖的学生可以优先选择进入知名重点中学,择校费减免,一等奖的学生可以免试进入重庆知名重点中学,得奖越多也能增加升入重点中学的机会。此外,在重庆各知名重点中学“小升初”的选拔考试中,奥数题占了相当比例,即使是常规的统考,附加题也大多是奥数内容。

据一位多年关注北京小升初的记者透露,有的学校会推荐学生到指定的培训机构学习,只有在这些培训班学习,才有可能获知与其有合作关系的重点中学的各种招考信息,并获得考试机会。甚至,有些名校的数学老师会直接到奥数班兼课。

教师暗中供职奥数班 为培训机构提供滚滚生源

重庆育英小学六年级学生家长何女士说,该校对口的升学学校是重庆市三中和七中,名额分别是10个和20个,但六年级学生多达300多名,剩下的孩子只能择校,择校就得学奥数,否则交钱学校也不收。

“学校与培训机构里应外合。”这位记者感叹,“如果没有背后的利益分成,培训机构怎么会拥有名校资源?”

奥数培训机构与“小升初”择校挂钩的同时,作为链条上的另一端,“小学”成了“培训机构”滚滚生源的基地,小学的骨干老师成为了“培训机构”紧盯和挖掘的富矿。

在如此残酷的“小升初”淘汰赛中,奥数成为学校选拔学生的重要砝码,许多培训机构也正是看中这一点与名校开展了“紧密”合作,进一步强化了奥数在“小升初”中的重要角色,也为培训机构带来了广泛的生源和收入。随着新一轮“小升初”的日程逼近,各个培训机构联合学校组织的考试正如火如荼。

这些内情也被参加过奥数培训的学生所证实。

了解到,作为小学,优质的升学率会为学校带来大量的学生,而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能够尽可能让学生更多地升入名中学,成了小学追取的目标。奥数培训班就为小学的这个追求提供了天然的平台。培养奥数学生,参加考试,取得升学的名额;而在培训机构来说,小学是他们生存的惟一生源,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学生在课外报名,参加自家的奥数班,他们将会和中学挂钩,暗定升学的名单。

重庆嘉华学校与重庆市第八中学开展合作,12月中旬进行了第一次考试,其中数学考试内容中有相当一部分的奥数题,总分190分,145分及其以上的学生可交钱入学。“这就是‘占坑’班,不读就参加不了这个考试,不参加这个考试就是拿着钱去学校也不收孩子。”家长赵先生说。

为了获得进入重点中学的机会,一个学生要报好几个重点中学的奥数班,俗称“占坑班”。一位家长(微博)透露,他家孩子上过某中学“占坑班”,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每年上半学期的课,学费3000元。

在采访中,还发现虽然教育部门明确规定,学校教师不能到教育机构任教,但是,不少奥数培训机构的培训班里,常常能够看到小学数学老师的身影。

广东的“奥数热”主要体现在有自主招生、自主命题、自主选择考试方式权的民校。如广州举办“小升初”考试的民校有近30所,多数民校前身是公办名校所办初中,一位难求。2012年联考中,4万名考生争夺3000余名额,联考试题以奥赛题为主。面对民校的生源“掐尖”,广州的一些公办初中也暗中较劲,通过给优秀学生发短信,举行名为奖学金测试、“小升初”情况摸底、小学教学研讨调查等非公开、小范围的测试,主要考试内容就是奥数。

他说,奥数班的考试是见不得光的。为了规避教育部门的审查,学生通常被圈在培训学校内,对外说是上课,实际上是在答奥数考题,这就是某些重点中学的考试。择校考试在小学毕业前一年的10月份就开始了,几个重点中学争相“掐尖”。

一位初中学生就这样告诉,他参加校外奥数培训班时,就曾经看到过本校数学老师的身影,区别只在于,数学老师在外边讲的是奥数的难题,而在课堂上讲的是正常的数学课。

禁令只能治标,教育均衡方可治本

“北京的情况可能是全国最糟糕的。”杨东平说,最近一两年,全国其他地方的奥数培训逐渐降温,比如成都等地已经得到有效改善。

通过多渠道了解到,目前,担任奥数培训机构的教师主要有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基本很多人都是搞奥数的,数学基本功比较好,还有一部分就是小学的骨干教师。

许多教育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要遏制奥数的泛滥,仅仅依靠下禁令是不够的,下禁令只是治标,而均衡配置教育资源、改革高考[微博]和中考[微博]以及“小升初”制度才是治本之策。

在他看来,治本之策并不复杂且早已明确,就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依法取消义务教育阶段的重点学校。

在采访中,发现,奥数的教学似乎已经渗透进了学生的各种时间,有的学生就表示,他们的小学老师为了能够让学生们在毕业时升入更好的名校,在数学课上就会教授有关奥数的知识。

一些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小升初”择校催生的奥数热,根源是教育不公平与资源不均衡。教育资源不均衡,家长就会择校,就会有各种竞赛热。奥数只是一种工具,取消了奥数,还会有别的名目,甚至是语文、英语任何科目,都有可能成为新的博弈工具。

狡猾的培训机构

一位小学数学骨干老师这样告诉,他虽然没有在校外培训机构任职,但是每天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私下教孩子奥数的家长就已经踢破了门槛。

广东省教育厅主管基础教育的副厅长朱超华说,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均明确反对举办奥数班,尤其反对将奥数列入招生考试内容。实际上,奥数热反映了教育功利主义向“低龄化”蔓延,从高考已经不断延伸到小学阶段,严重背离了义务教育的认知规律。

“想要走得远,必须让孩子身心轻松。奥数再猖狂下去,中国将来就不会再有数学家了。”一提“奥数”这个词,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曹则贤就直呼痛心。

链条三

重庆市教科院德育研究中心主任陶元红说,学校选拔优秀学生应建立多维度和多元化的评价体系。以目前该院承担的国家级课题为例,德育教育的评价体系不再是品德课程的考试成绩,而是从品德、行为、社会实践能力和学习态度及方式等四个维度进行综合评价,如学生上课是否积极思考和发言、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等因素都纳入,对学生全面评价后得出综合分值。“语文和数学等课程也可以采用这种多维度和多元化的评价体系,给出学生综合分值,作为学生升学选拔等标准。”

这已经是教育部下令禁止奥数与升学挂钩的第11个年头了。

奥数成培训机构摇钱树 培训费高昂且一位难求

打开“奥数网”,铺天盖地的试题库、招生政策、经验交流、方法指导等信息扑面而来,迅速占满了人们眼球。而在奥数杯赛介绍专区,人们甚至还能找到直接由培训机构举办的竞赛。

一位曾经带过奥数学生的数学老师表示,奥数培训一方面迎合了“小升初”选择学生的需要,另一方面,奥数的作用被培训机构夸大、利用,成了培训机构赚钱的利器。夹在其中的小学生们被中学筛选的同时,又被培训机构榨取了利益。

记者以家长的身份向北京一家知名培训学校的招生老师询问时,对方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的奥数课程是“一对一”式的个性化辅导,师资中有重点小学具备多年教学经验的教师,十分负责,许多孩子已经从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升”。

了解到,因为在奥数培训学校中有所谓名校“占坑”、“点招”的机会,家长宁愿投巨资为孩子买个机会,在个别著名的奥数培训学校甚至出现“一位难求”的现象。凡是和奥数“沾边”的班,都价格不菲。京城的奥数培训机构根据自身规模、招生情况等,收费也不同。在学而思、顺天府学、巨人学校等奥数培训班,通常学费定价为一小时60元到100元不等,贵的甚至要150元/小时。

这种“一对一”的奥数辅导每次2个小时,每小时收费200元,但即便这样,报名的孩子还是“特别多”。

奥数培训班根据人数分为小班、大班,小班10人,大班15到20人,每月上四次课。根据奥数班每次上课一小时、每月上四次课计算,10名学生每月在奥数培训上大约花费2500元到6000元不等。而对一所培训机构而言,如果奥数班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都开设课程,仅一个班奥数培训的每月收入就约1.5万到3.6万元。

在咨询过程中,招生人员不停地打探孩子的姓名、学校、家长的电话及住址等个人信息。记者表示不便透露后,这名老师又问,“请问您是家长还是?”谨慎的态度可见一斑。

据了解,京城的奥数培训机构几乎都和“小升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培训机构千方百计吸纳小学的数学骨干教师来当培训老师,同时又宣称与重点中学有“亲密”关系,把升入重点中学的机会当作摇钱树,坐拥小学和中学两类学校的资源,培训机构自然不愁生意。

而另一家培训机构则将“保密”工作做得更为彻底。打开该学校的网站,关于小学数学的班次不少,但“奥数”两个字却几乎难觅踪影。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奥数市场一年的份额近20亿元。

记者向该校一位夏姓老师咨询奥数课程,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没有奥数培训,但是有数学课程培训”。

专家观点

在记者的进一步追问下,夏老师推荐了一款“数学思维训练班”,分为基础班、提高班和尖子生班,并强调:“尖子生班是针对数学基础非常好的孩子,和致力于在杯赛中获奖的孩子。”

奥数培训不该让每个孩子都当专业运动员

但蹊跷的是,该学校课程网站上,只能搜索到基础、提高班的信息,而所谓的“尖子生班”却彻底隐形。

“就好像人可以将跑步作为一项锻炼身体的爱好,但不一定人人都要去当专业运动员。可目前的奥数班就是将奥数职业化,教师都是职业教练,让每个孩子都去当专业运动员,当然不合理。”昨天,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曹一鸣向表达了对目前奥数培训的看法。他认为,将奥数培训职业化是一大误区。

这样的课程同样价格不菲。以四年级课程为例,班级是10个学生的小班,一期培训班设15次课程,每次3小时,基础、提高班的价位是每期2580元,而尖子班收费3280元,而且需要一位家长全程陪听。

曹一鸣说,从专业角度讲,奥数与数学研究不同,奥数比数学的技巧性强,知识面要求更广。必须认识到,奥数应该是一种“精英教育”,其实只适合少部分在逻辑方面有突出天赋的人,对于没有这方面天赋的人来说难度非常大。

出版社“赚赚小钱”?

“优秀学生,可以表现在不同方面,可是目前小升初由于缺乏多元化的评价体系,只能用奥数这个‘筛子’,比较简单地对孩子进行筛选,造成大量的学生和家长为了进入名校而不得不学习奥数,培训机构也在其中牟利。”他说,“据我了解,有些培训机构的奥数老师讲得并不好,并不是以启发兴趣为出发点,而是像应试教育一样,教孩子背公式,或者是给小学生讲初中知识,这种功利化的教学方式有害无益。”

在北京的中关村图书大厦,记者根据销售人员的指引,来到专卖奥数图书的书架前。

曹一鸣最后补充说,此次教育部门叫停了与升学挂钩的奥数培训,是一件好事,但并不意味着奥数一无是处,有兴趣、有天赋的孩子完全可以学。

“这里都是奥数的书。”销售人员指着竖着一块“小学竞赛辅导”牌子的区域说。

家长声音 “奥数”走了会不会有“奥英”

顺手望去,一大排书架颇为壮观。每个书架上下共分为5栏,每一栏都挤满了一册册奥数书籍。粗略统计,共有44种奥数书籍,内容主要为“教程”、“课本”、“解题方法”、“真题讲解”及测试题等。

作为一名为孩子选择过奥数,又主动放弃了奥数的家长,昨天,赵女士向表达了对取消奥数班之后的担忧,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尽早出台公平、科学的小升初方案,避免可能发生的升学乱象。

记者发现,这44种奥数书籍分别由国内24家出版社出版。高校出版社成为主力军:上述44种奥数书籍中,有18种分别由浙江大学(微博)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微博)出版社、河海大学(微博)出版社等高校出版社出版。

为了让女儿在数学课方面尽早“开窍”,赵女士两年前替孩子选择了课外的奥数培训。但是她所希望的奥数能拓展孩子视野、建立数学思维的功效,在女儿身上似乎收效甚微,最终选择了放弃。

除了高校出版社,还有其他出版社挤进这个市场。例如中国石化出版社就出版了“走进数学思维王国”和“奥林匹克数学练习册”两种书籍。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的一套小学奥数学习教程还印刷了11次。

对于奥数班的叫停,赵女士在表示支持的同时,也颇为担忧。

“这个领域竞争相当激烈。”一家知名出版社的奥数业务主管说。

赵女士还存有疑问:“尽管学校纷纷承诺不以奥数为‘标杆’选择孩子,但是学校也要重视生源和升学率,他们又该用何种方式解决这一问题?”她说,“现在奥数走不通,今后会不会出现‘奥英’,或者各种各样的考证、考级,希望教育部门尽快给出更加合理公平的小升初方案。”

在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一位正在买书的单女士告诉记者,“仁华学校”的教材很不错,这一说法得到现场销售人员的肯定。

记者看到,“仁华学校奥林匹克数学课本”系列摆在这排书架最抢眼的位置,该书出版机构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编则是奥数领域声名显赫的中国人民大学(微博)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

记者随机抽下一本四年级的仁华学校奥林匹克数学课本,发现这一“课本”版至今已是第21次印刷,印数为10000册,售价14元。

单女士买了一本该系列四年级的课本。此外,她还买了一本解题思路和测试卷。共花费50.38元。“管它有用没用,总得买呀。”

记者联系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相关人士,对方表示,不可能透露奥数业务方面的收益。

据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奥数业务主管透露,奥数市场“并不是个很大的市场,赚赚小钱还行”。

但令人困惑的是,如果仅仅是“赚赚小钱”,为何如此多的出版社挤了进来?

《中国科学报》 (2012-07-20 A1 要闻)

分享到:微博推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