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沦为黑色“小高考” 素质教育成口号

小升初本应免试就近入学,严禁组织统一考试。但近年来,小升初择校越来越热,各地名校纷纷使招,变相举行各类考试选拔优质生源,形成一条越拉越长的灰色利益链。为了争夺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家长和孩子奔走在各类培训班之间,家长们焦虑苦闷,孩子们疲惫不堪。然而,这一畸形的竞争怪圈仍在蔓延,裹挟着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郑州市部分公办中学打着“师资交流”、“教育集团”的旗号,通过民办中学或培训机构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小升初”考试,争相招生“掐尖”,借机大肆收费敛财。这条越拉越长的黑色利益链,把许多面临“小升初”的孩子家长(微博)变成了刀俎鱼肉。

黑色“小高考”,灰色利益链

学校“公私合营”

湖北武汉一位初中校长介绍,尽管规定初中招生只能采取目测、查看个性特长等方式,不得以笔试方式择优,但实际上有很多学校仍在组织奥数、英语等各种考试,有的还打着奖学金测试等幌子组织考试。

3月10日、4月14日,一家民办学校——郑州枫杨外国语学校组织“小升初”考试,河南约2万名小学生参加了考试。这个数字是2011年郑州市普通初中招生总数的约20%。

在宁夏银川、河南郑州等地,由民办学校“导演”的小升初甚为激烈。每个学校单独命题,考试时间不同,有的还组织多次考试。为了胜出,小学生们不得不在正常学习之外,奔波于各种冲刺班。家长何庆感叹:“接到被录取的电话,孩子和我都激动得哭了。在大半年时间里,孩子共参加了6个学习班,累得让人心疼,我也跟着煎熬。”

郑州市部分“公私合营”的中学激烈而残酷的招生“掐尖”比赛就此拉开序幕。此后的几乎每个周末,家长带着孩子到郑州参加郑州市经纬中学、郑州市桐柏路一中等民办学校组织的教育部早就明令禁止的“小升初”考试。

武汉妈妈熊女士在网上发布《女儿小升初,我被逼成“变态娘”》,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她说:“为了女儿培优,我舍不得吃穿,把大把钞票送给培优机构。节假日不属于孩子,也不属于我,眼睛盯着的只是考试成绩,原本正常的小升初变成了黑色‘小高考’。”

教育部明文规定,任何义务教育学校包括民办学校都不得采取任何形式的考试、考核、测试选拔学生,不得利用其他中介机构、培训机构变相违规招生。那么,郑州市民办学校“顶风作案”组织的“小升初”考试,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主要是孩子考进这些民办学校,能享受公办学校优秀的教师资源,又能顺利进入公办高中名校,考上重点大学的机会自然高很多。有的民办学校就是公办学校控制的。

小升初择校热的背后,实质上是利益的交换。21世纪教育研究院负责人、北京理工大学教育专家杨东平说,一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与重点学校结成利益联盟,造就居高不下的择校收费市场。重点学校与培训机构结盟,规避风险,制造课外培训的巨大商机并分享利润。

教育部等7部门去年发布的规定要求,纠正民办学校的公办教师双重身份现象,但是,郑州这些“公私合营”的学校中,民办学校的教学副校长、教务主任和年级长等重要岗位,往往由公办学校的骨干教师兼任。

为了抢夺优质生源提高升学率,一些公办高中通过控制民办初中学校,收取高额学费和择校费。在银川、郑州等地,各民办学校除通过考试的尖子生外,线下学生通过缴纳择校费获得入学资格,学费单算,择校费以每差一分交1000元~3000元不等的标准计算,比如差20分,则要交2万~6万元不等的择校费。

抢夺生源变相敛财

“占坑”是近年来北京小升初出现的新名词。“占坑班”大多是公办重点中学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生升入该校初中。据了解,“占坑班”费用仅是小升初花费中较小的一部分。此外,重点中学、大学教师及专职教师相当走俏,教材出版机构也因此获益。

公办中学和民办中学“公私合营”,双方都既能获得优秀生源,又能借机收费敛财。民办中学通过组织全省范围内的“小升初”考试,垄断了大量优秀生源,向没有考上但是想就读的学生收取高额学费。

与公办学校初中阶段免除学杂费、只收书本费相比,郑州这些“公私合营”的民办中学,每年的择校费约为7000元。以民办中学郑州枫杨外国语中学为例,每年的择校费收入约为420万元。这些学校公布的择校费数额显示:近年来,郑州“公私合营”的民办中学的择校费以超过15%的幅度上涨,学校的招生规模也不断扩大。

为了通过“小升初”考上这些民办中学,许多家长不得不参加这些民办学校举办的各种考前培训班。以郑州经纬中学为例,寒假期间就开始举办各种考前培训班,每次600元。“不上培训班,几乎考不上。”

这些从全省范围内遴选出来的初中生,虽然是在民办中学上学,但享受的是公办中学优秀的教师资源。三年后,联合办学的公办高中又从这些中学生中遴选成绩优秀的学生,其升入重点大学的比例和获得保送生的名额,自然远远高于其他高中。这些高中又可以收取高额择校费。据新华社5月13日电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