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民校小升初报名不均 热点学校爆棚

原标题:罗崇敏:任小升初发展将助推教育腐败

2018年,西安民办小升初招生将采用新的选拔方式——电脑随机派位(俗称摇号),但相关政策一直没有出来。近日,一则民办小升初系统政府采购信息引发家长关注。

图片 1热点民校大多“出身”于公办学校分校,很受追捧

昆明“小升初”之热越演越烈,学生拼命,家长煎熬。为了所谓的不输在起跑线上,“小升初”已演变为尽管有90%的人都考不上仍“前赴后继”的一场“战争”。症结和问题该如何厘清?

新闻回顾:西安民校小升初摇号系统招标 家长盼相关政策尽快出台

小升初民校热的背后,实为冷热不均:非热点民校“吃不饱”,热点民校是竞争焦点。

曾主政云南省教育工作的罗崇敏,30岁才完成中学学业,38岁在做化工厂工人和学校炊事员、敲钟员的间隙,获得自学考试大专文凭。面对当下与自己当年迥异的“小升初”怪象,他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外地民办小升初摇号有哪些方式?摇号能真正破解择校热、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吗?教育专家、西安交大韩城基础教育园区总校长刘鹏认为,摇号只能是一种过渡政策,根本问题还是因为西安的优质教育资源、热门学校多集中在民办学校,解决之道应该是做大做强公办教育。

为了挤进热点民校,学生们追求“拔尖”,不得不超前学习。

继续改革 使民办名校尽快与公办学校脱钩

举行了6年测评

在教育研究者看来,小升初择校热,反映出优质教育资源的不足,难以满足刚性需求。

问:“小升初”形成了民校与公办学校的PK。人们为什么非得挤去民校,以致让“小升初”荒唐之势如此燎原?

为什么要改摇号?

民校热的背后是什么?

罗崇敏:“小升初”择校热问题,是我们的教育思想、教育体制,还有人们的教育观念,三方面导致的结果。现在是功利性教育思想在主导我们的教育,把名校作为父母、老师和孩子的功利性的追求。另外,也是教育评价体制的问题,以单一的考试成绩来评价学生,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评价体系。应该将考试成绩作为培养目标来对待,而不是把考试作为一个手段来对待。

民办小升初测评从2012年开始,止于2017年,历经六年。每一次变化的背后,都离不开与“奥数择校”的博弈。刘鹏说,家长认为测评会加重学生课业负担,但从传统观念上觉得把孩子上好学校的机会交给抓阄摇号靠运气又无法接受。批评家认为摇号是懒政,但是测评又违反了义务教育公平性,政策规定“不得采用统一笔试或者任何变相形式的统一知识性考试方式选拔生源”,所以其实摇号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根本原因还是西安的优质教育资源太稀缺。

热点学校“爆棚”

我认为,现在的“小升初”择校热、择校难现象,是违背义务教育法的。它错误地引导了孩子和家长,这个责任就在教育,就在学校。

摇号只适用于部分民办学校,公办学校还是“单校划片,就近入学”。也不是所有的民办初中都要摇号,政策规定,“对于报名人数超过招生人数的民办学校,可以引导学校采取电脑随机派位方式招生”,参与摇号的主要指热门学校。

非热点学校不冷不热

问:公办学校有什么办法从自身角度缓解当前的问题?
罗崇敏:学校的管理差异性比较大。客观讲,这些名校的管理比其他学校质量高,校园文化比较好,这种差异性使得家长有了择校热的倾向。这不是孤立的问题,首先得承认它存在的合理性,但是我们更要去积极地消除它的不合理性。公办学校要理直气壮、深刻反思我们的教育内容、教育方法,回归教育本真,求真务实,脚踏实地做好素质教育。要培养学生的独立人格、大爱情怀和创造能力。

外地怎么摇号?

王效义是郑州市中原区迪尔学校的校长,这个成立于2001年的民办学校以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为主要生源。

问:社会上有说法认为,一些依附于公办老牌学校而发展的民办学校,可能存在损公肥私的空间,让优质教育资源向民办学校流动。您怎么看?

西安可能是哪种?

据他说,今年的报名情况相当不错,学校计划招生100人,现在报名人数已经超过了计划数。

罗崇敏: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在名校,首先是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对教育资源的配置不合理造成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优质教育资源集中配置在城市。在改革开放后,要扩大名校的教育资源,完全靠政府投资很难,于是利用民间投资来办名校,是一种有利于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选择。这个路子不能说是错的。这样可以把原来公办学校的优质教育资源放大,把公办名校的管理方式、管理经验和管理方法扩大,使更多的学生受益。

西安可能是哪种摇号方式?完全摇号和部分摇号?纯摇号还是加面谈?

“但我们这个报名人数肯定没法儿跟热点学校比。”王效义所说的热点学校,主要指公办学校分校改制成的民办初中,“其实小升初的热点民校就是那几所。”

我认为改革需要继续深入,使得这些民办名校彻底与原来的公办学校脱钩,让它们独立发展,鼓励它们做大。原来我曾多次研究并采取措施,想办法使这些名校资源加快扩张,使更多的孩子能上名校,促进教育公平。

刘鹏说,完全摇号是指报名的学生全部参加摇号,相当于纯摇号。纯摇号比较少见,把所有的名额都用来抓阄,也只是相对公平,撞大运进去的觉得是公平,但从长远看,对学习优秀的学生不公平,民校招不到足够的优质生源,失去持续发展的生源保障。

在他看来,差距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最主要的是,热点学校底子厚,有更多的资源。

而部分摇号是指摇号面谈,例如某热门学校招1000人,一万人报名。目前主要有两种具体操作形式,一种是先摇出5000人参加面谈,最终根据面谈情况招1000人。另一种是将摇号和面谈按照一定比例同时进行,大部分摇号,留出少部分面谈,给民办学校留点“自留地”。西安的民办小升初政策,采用部分摇号方式可能比较符合过渡期的实际情况,但最终方式,还取决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推行的力度。

同样的例子还有位于郑州南郊的嵩阳中学。学校面向工薪阶层子女招生,收费低廉,今年增加了招生计划,预计招300人。

取消测评笔试改用摇号,将给大多数学生一个相对公平的机会,让教育不再单纯关注成绩,而是更关注学生的综合素质和核心素养,但缺陷在于面谈时涉及人为因素较多,城市高阶层家庭的孩子因为表达能力强,容易脱颖而出,但农村学生比较吃亏。

“现在报名的有240多人。”该校相关负责人说,虽然目前没报满,但到8月份还会迎来一个报名的小高峰,主要针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

应大力改变

热点民校好在哪?

公办学校的管理机制

“出身”于公办学校分校,教育资源丰富

刘鹏认为,今年西安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名校
”教育联合体,能够快速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但应该是以公办为主体的“名校
”,谨防“名校 ”变成“民校
”。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在义务段绝大多数优质教育资源是公办学校,而民办学校主要是满足部分社会阶层子女就学需求。

在这场小升初战役中,公办初中分校改制成的民办学校无疑是“主战场”,而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公办能不能办出来好学校?刘鹏建议参考深圳模式,公办性质不变,但创新管理机制用人体制。政府应该加大教育投入力度和教育用地等政策倾斜,同时花大力气改变公办学校的管理机制、用人体制以及绩效评价体制。记者雷婧

为了满足市民子女上好学校的愿望,2002年,郑州出现首批公办学校分校。分校的存在,在一定时期内分担了部分生源压力,但随着社会发展,问题也逐渐显现。2008年,郑州市对市区13所初中分校进行了规范化清理,一些分校回归本部,另一些条件成熟的分校转为民办学校。2011年,公办初中分校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公办初中分校虽然已不存在,但它所产生的影响却依旧为家长[微博]们所重视。

“选学校之前,这些学校的‘出身’肯定都得弄清楚。”市民程女士早在三年前就开始搜集小升初资料,对一些民办学校的历史了如指掌,“最热的那几所,东分、西分、桐柏一中、文博都是公办名校原来的分校,报考人数是最多的。”

不少家长认为,和一些纯民办学校比,这些改制学校的起点比较高,当初分校开办时,在硬件、师资等方面都有很大投入。改制后,不少民办学校的教学质量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招生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初的分校。

扎堆报考带来啥问题?

想挤进热点民校,孩子必须超前学

按照相关法规和政策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应坚持“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而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条例的规定,民办初中招生又享有一定的自主权。

“当初分校改制成的民办学校,有的和本校关系依然密切。”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家长选择这些民校,其实看重的是其背后的名校,“这对其他民办学校来说是不公平的。”

由此带来的后果显而易见,为了挤进去,学生们被迫“拔尖”,甚至超前学习。

“培训班的测试,有时会出初二、初三的语文题,英语要掌握《新概念英语》第二册前96课的词汇量,语法要达到初三水平。”在市民孙女士看来,超前学,已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幼儿园学小学的东西,小学学初中的东西。”孙女士说,为了拔尖,孩子们不得不选择快人一步,被迫学习超出其年龄段应该掌握的知识内容,身心疲惫,家长们看着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观点

小升初择校热折射出优质教育资源不足

“随着社会的发展,家长们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河南大学[微博]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杨捷说,但现状是优质教育资源不足,还不能满足刚性需求,“供求不平衡,家长们肯定会更倾向于报考优质民办学校。”

再往深层次说,就与我们所处的学历社会有关。杨捷说,所谓的“学历社会”,指的是在决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时,学历比其他因素更具有决定性作用。在学历社会,成绩或分数通常会占据主要位置。

“学校越好,学历越高,将来的社会地位就可能越高。”在杨捷看来,小升初追求的也是一种学历,是传统观念里的“不输在起点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