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时评:让学生吃好午饭不是小事

“学生吃午饭”这事儿,竟然要立法规范,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不过,相比《舌尖上的中国》的令人回味,“舌尖上的校园”究竟是个什么味,恐怕要让人心中犯嘀咕。

(原标题:中芯学校食品霉变事件敲警钟!政协委员建议尽快为中小学生午餐立法)

原题:贵州营养改善计划每年惠及400万农村娃贵州营养午餐惠及400万农村中小学生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中午下课铃一响,贵州…

目前,厦门大多数义务教育的中小学没有食堂。学生的午饭解决方式要么是回到家里吃饭,要么在午托班,或者在学校周边的“小饭桌”凑合。后两者的菜品进货渠道、营养搭配、烹饪过程、卫生状况等均存在安全隐患。因此,在厦门市的两会上,民建界别建议,可以借鉴国内一些城市的做法——比如南京和青岛——运用厦门地方立法权,制定出台有关学生营养餐管理标准的法规。具体来说,由教育部门牵头,卫生、营养、美食等专家共同组成营养午餐标准制定专家组,制定出台厦门特色中小学营养午餐标准。同时出台配套措施,规范学生营养午餐生产经营单位的准入办法与监督管理办法。

在上海,超过一百万的学龄前儿童和中小学生日常在学校集体用餐。为了让中小学生吃到健康安全的午餐,市教委与市食药监局联合推出一系列举措,然而,最近依然发生了上海国际学校食品霉变事件,让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学校“后厨”。

原题:贵州营养改善计划每年惠及400万农村娃

“学生吃午饭”这事儿,竟然要立法规范,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不过,相比《舌尖上的中国》的令人回味,“舌尖上的校园”究竟是个什么味,恐怕要让人心中犯嘀咕。现实中,可能少数名校之外,绝大多数中小学食堂的餐饮质量,都难以令人满意。口味不佳,不合中小学生胃口还在其次,在食材新鲜程度,营养搭配这些关键质量指标上,更是令人失望。

如何保证中小学生午餐安全?政协委员建议,尽快为中小学生午餐安全立法,建立健全中小学食品安全长效管理机制,保障孩子们舌尖上的安全。

贵州营养午餐惠及400万农村中小学生

而校园餐饮质量问题,其成因并非人们认为的学生伙食费交得少。例如,中等以上城市的小学生午餐伙食费标准多在8元左右,以小学生的食量,8元午餐费是不是真的做不出营养均衡的可口午餐?问题恐怕并不全出在钱上。最近有媒体曝出学生数百万元伙食费被校长挪用发福利的事件,倒是更能解释学校食堂质量为何低劣。食堂餐饮质量的“洼地”竟然出现在学校,这恐怕比校车问题更令人尴尬脸红。

市政协委员赵柏基说,食品霉变事件反映了学校在食堂管理中存在的问题。“首先,校长负责制不落地。”他说,校长负责制仅体现在发生食品安全事件后将校长免职,没有在学校食品安全日常管理中有效实行监督管理职能。另外,学校食堂存在以包代管现象。校方的食品安全管理人员把具体的管理、自查都推到了外包
机构身上。据媒体报道,学校并未对霉变番茄的采购、验收、入库、盘点、使用等过程信息有所记录和保留,仅是在发现食品霉变后将其查封,也反映了食堂日常管理体系不健全。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中午下课铃一响,贵州省麻江县宣威中心学校的食堂便热闹起来。孩子们的午餐搭配荤素合理:牛肉炒嫩瓜、猪肉炒莲花白和猪骨冬瓜汤,餐后还有一个梨。

笔者曾旅居英国,和英国朋友聊到学校餐饮质量,发现英国父母、学生普遍满意度很高。之所以如此,要归功于一位媒体人,拍摄纪录了英国中小学午餐如何出炉,其中不乏质量很差,甚至不健康的垃圾食品,节目播出后轰动英伦,成为英国社会无法容忍的校园丑闻,并触发了英国对中小学餐饮的洗心革面。政府通过财务与监管的多管齐下,让英国中小学生的午餐彻底改观。假如咱们也拍一部《舌尖上的校园》,相信同样震撼。若能触动中小学食堂的改观,则更是功德无量。

调查显示,上海地区中小学生总体供餐结构不合理,
其中小学生午餐营养素摄入最不均衡。市政协委员曾垂宇引用了一篇文献的调查数据,针对上海市20所学校午餐的调查结果显示,本市中小学生的午餐结构不合理,剩饭剩菜比例达到
50%以上,午餐满意率只有 24%。

贵州地理环境恶劣,经济欠发达,校点分散,很多孩子来自周边村寨,吃午饭一度是农村学生求学中的大问题。而如今,这样搭配合理、菜品丰盛的营养午餐,已经覆盖了贵州全省1.3万余所农村学校,每年惠及400万农村中小学生。

好在如何让学生吃好午饭,很多人都很关心,厦门的政协委员提出通过立法的方式让中小学生吃好午饭,无疑是责任的体现。当然,那些已为中小学午餐立法的城市,是不是真兑现了诺言,是否落实到位,恐怕仍有赖立法的细化与执行力。唯有对中小学餐饮质量设立明确的标准,并建立严格的监管与问责机制,“舌尖上的校园”才会不辱使命。

从实际情况看,中小学生的午餐质量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各学校午餐来源不统一,有的学校有食堂,有的学校需要和市场上的餐饮公司合作。这都造成午餐总体质量良莠不齐,有的学校午餐质量比较好,营养搭配合理,有的却比较低,
使用过期的原材料,甚至连基本的安全卫生都不能保证。一些学校没有根据学生年龄点、营养需要设计菜谱,造成膳食营养不均衡、膳食数量
不恰当、膳食口味不佳等情况。

2012年春季学期起,贵州正式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按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向农村义务教育学生提供膳食补助,建设了1.3万个农村中小学食堂,按照公益性、零利润原则由学校自办自管,农村学生在校吃上了热腾腾的午餐。2014年底,这一标准增至4元,达到每生每年800元。

政协委员们建议,尽快为校园餐立法,对学生营养午餐标准、学校午餐供应与管理进行规范与约束,厘清政府、学校、家庭和社会的职责。曾垂宇说,全世界已有超过100个国家实施学校供餐计划,以立法来保证学生营养健康政策的长期执行。如美国《国家学校午餐法》中,对学校营养午餐的营养搭配规定和要求都有明确规定。日本中小学“食育基本法”通过学校午餐培养学生对饮食形成正确认识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贵州省教育厅厅长王凤友表示,中央和地方下达的每生每天4元钱只是营养午餐的原料钱,食堂所需燃料、电、水等费用则由生均公用经费支出,学校不能从专项资金中抽取任何费用。各县按与就餐学生人数比例不低于1∶100的标准,配备了4万余名工勤人员,并将其工资、社保等待遇纳入县级财政预算解决,为此县级财政每年投入工勤人员工资总额约6亿元。

“我们应加快推进立法进程,明确规定责任主体与负面清单制度。不仅要明确国家宏观指导、政府有关部门监管、属地管理等职责,还要确立学生餐营养指南和行业标准。此外,对于生产供应企业责任清单、信息公开发布清单、学生就餐食堂负面清单等,也要作出明确规定。这样,政府执法监管和社会依法监督双管齐下,形成政府、学校和社会共治局面。

每所学校都有一个统一制式的营养改善计划公示栏,除了公开就餐学生名单、原材料采购费用和饭菜价格外,还公布了各级监督举报电话。每年抽取部分国家试点县,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专项审计,及时发现和纠正问题。

政协委员还建议,每个供餐食堂或学校必须配备至少一名营养师,由营养师根据中小学膳食指南和学校的实际情况制定食谱。学校和营养师应对学生进行“健康饮食教育”。中国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可身处城市的孩子,很多不认识农作物,不了解食物制作的过程,更不知道营养搭配对身体健康的影响,导致学生们偏食挑食,甚至摄入过多油炸、高脂、高糖等垃圾食品。“有条件的学校可以从亲手种植蔬菜水果入手,带着孩子参观食堂,让他们了解饭菜的来源,由营养师给孩子们普及食物常识,也可让孩子适当参与至午餐的准备过程。”曾垂宇说。

贵州营养改善计划实施5年来,中央和省财政累计投入营养膳食补助资金119.9亿元。贵州省近期还将出台政策,在全省集中连片特困地区65个县启动实施农村学前教育儿童营养改善计划,使营养午餐惠及更多农村学生。

赵柏基建议,就学校食堂管理建立健全社会沟通机制。应鼓励学校让家长及社会力量参与到学校的食品安全监督工作中来。对发现的问题,校方应及时改进,吸收并采纳合理建议。

三农要闻

想了解更多国际教育动态?新浪2019国际学校择校巡展不容错过!3月-5月,全国多地联动!国内百所国际学校的盛宴,众多顶尖海外名校鼎力加盟!一对一现场咨询、面试!还等什么?快来扫码报名吧!

资讯专题

本文来自:上观新闻。

今日热点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