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测”来了 疯狂的学而思式校外培训何时休?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奥数”隐形“统测”又来,疯狂的学而思式校外培训何时休?

“现在在线教育关键的问题是开发者最终都是为了钱着想,在线教育行业的很多大佬自己在吹嘘多厉害,背后其实都在亏本。其实一些小的企业根本搞不好。比如一些云平台全部都是拿钱来搞。他们根本都没想过怎样真正为教育提供服务。”中国民办教育家协会会长、校园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钱治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原标题:老专家痛批在线教育模式:不是做教育是在玩资本

新华社广州5月23日电
题:“奥数”隐形“统测”又来,疯狂的学而思式校外培训何时休?

从事教育事业50年,钱治安对新兴起的在线教育深感忧虑,他认为,在线教育缺乏心理学的定位和统计学的知识,没有线下实际操作来吸引用户。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要想为教育提供服务,不能跟传统的学历教育争市场(这里所说的学历教育是指从小学到高中阶段)。

“现在在线教育关键的问题是开发者最终都是为了钱着想,在线教育行业的很多大佬自己在吹嘘多厉害,背后其实都在亏本。其实一些小的企业根本搞不好。比如一些云平台全部都是拿钱来搞。他们根本都没想过怎样真正为教育提供服务。”中国民办教育家协会会长、校园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钱治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徐金鹏 郑天虹 毛一竹

成都学而思培训被关停仅是整治的开始

图片 3

对学生进行“统测排名”,为学校小升初招考提供录取依据,在学而思等校外培训机构的推波助澜下,义务教育阶段被国家明令禁止的招生考试改头换面,已明令禁止的奥数与升学挂钩,又在种种统测中换汤不换药地隐身出现。

当前,课外辅导机构层出不穷,教育培训机构质量良莠不齐、乱象频出也频频招致社会诟病。不仅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更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

从事教育事业50年,钱治安对新兴起的在线教育深感忧虑,他认为,在线教育缺乏心理学的定位和统计学的知识,没有线下实际操作来吸引用户。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要想为教育提供服务,不能跟传统的学历教育争市场(这里所说的学历教育是指从小学到高中阶段)。

正值中小学升学季,疯狂参加各类培训补习的超级“学而思现象”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一些专家和身陷其中的家长呼吁,应停止对孩子的拔苗助长,对扭曲教育环境的校外培训予以遏制,还教育一个清朗的天空。

前不久,成都几家学而思培训机构被整顿,要求暂停招生。而近年来关于学而思的争议一直不断,学而思引发争议的主要问题是,掀起了奥数热;举办推优考试培训班、组织学生参加各类竞赛、考级;幼儿阶段开设数学课拔苗助长;利用家长帮论坛和
App 控制家长舆论等。

成都学而思培训被关停仅是整治的开始

近期,广州市教育局要求各区对组织秘密考试、以培训机构统测排名为录取依据的违规招生行为进行核查;成都市教育部门叫停了学而思成都分校的违规办学。

对此,钱治安认为,组织小学生进行奥数考试,那怎么能行呢?这给老师、家长、学校增加了负担,有的甚至把教育局绑架了。而家长跟风思想较严重。

当前,课外辅导机构层出不穷,教育培训机构质量良莠不齐、乱象频出也频频招致社会诟病。不仅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更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

学而思“统测排名”成了入学“敲门砖”

教育本身就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小学一年级就把小学六年级的学会了,初中一年级机会学会初中三年级的课程。很多机构存在吹嘘的问题。”

前不久,成都几家学而思培训机构被整顿,要求暂停招生。而近年来关于学而思的争议一直不断,学而思引发争议的主要问题是,掀起了奥数热;举办推优考试培训班、组织学生参加各类竞赛、考级;幼儿阶段开设数学课拔苗助长;利用家长帮论坛和
App 控制家长舆论等。

4月中旬,学而思组织了春季统测,这对小升初的家长而言,其重视程度不亚于毕业考。因为5月就是各重点初中提前“掐尖”的时候,一定程度上,参加学而思统测排名是获取各优质公、民办学校报考资格的重要途径之一。

对于很多教育机构拔苗助长的问题,钱治安认为,儿童智力不能开发太早,越早开发反而对孩子智力是一种损伤。钱治安建议,国家要进行整顿。而不久前成都学而思培训机构被关停也只是开始。

对此,钱治安认为,组织小学生进行奥数考试,那怎么能行呢?这给老师、家长、学校增加了负担,有的甚至把教育局绑架了。而家长跟风思想较严重。

学而思是好未来集团旗下的教育子品牌,在全国30多个城市有500多个教学中心,其中广州就有20多个。

资本垄断教育问题严重

教育本身就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小学一年级就把小学六年级的学会了,初中一年级机会学会初中三年级的课程。很多机构存在吹嘘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实施免试就近入学,禁止组织各种形式的考试选拔学生。早在2001年教育部就发布禁令,不得把奥数与升学挂钩;教育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规划发展纲要(2010-2020年)》,明确要求各类考试和奥数竞赛不作为升学的依据。然而,以奥数培训见长的学而思等校外培优机构却通过统测排名把奥数与升学紧密联系在一起。

钱治安也提出现实的问题,很多教育培训机构不是在教育部门注册,而是在工商部门注册,钱治安建议,国家可以制定政策要求社会上所有培训机构只要涉及教育的机构一定要在教育主管部门注册。明确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这样,培训机构就不会资本化也不会泡沫化。如果教育行业资本化的话,就成腐败了。

对于很多教育机构拔苗助长的问题,钱治安认为,儿童智力不能开发太早,越早开发反而对孩子智力是一种损伤。钱治安建议,国家要进行整顿。而不久前成都学而思培训机构被关停也只是开始。

近日,广州某重点中学初中部组织了小升初的秘密考试。家长刘女士由于没有收到学校的考试邀请非常着急,通过打听她了解到,该校初中部两个重点班提前选拔学生,学而思统测全市前300名的才有资格参加考试。

“从小学到高中,不能让培训机构插手,因为国家的人才是体制内教育培育的不是培训机构培育的。额外的有什么学习不足的地方可以去培训机构做补充。现在很多培训机构都把心思都用到k12教育市场,这是方向性的错误。”钱治安说。

资本垄断教育问题严重

记者采访了解到,学而思的统测不仅是针对小升初的孩子,连小学低年级的孩子都在参加统测。一位小学二年级的家长告诉记者,数学120分的试卷,学生平均分都不到60分。她的孩子本来纯当兴趣去听一听,平常也没有花时间做题和复习,结果统测一半的试题交了白卷,成绩才30多分,孩子的自信心受到很大挫伤。

钱治安谈到,很多教育机构都是亏本在搞,收购、并购其他机构或学校打造教育集团,目的都是为了上市。一旦挂牌上市,股市一涨,他们都可以在高峰的时候把亏本的成本追回来。

钱治安也提出现实的问题,很多教育培训机构不是在教育部门注册,而是在工商部门注册,钱治安建议,国家可以制定政策要求社会上所有培训机构只要涉及教育的机构一定要在教育主管部门注册。明确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这样,培训机构就不会资本化也不会泡沫化。如果教育行业资本化的话,就成腐败了。

对此,学而思广州分校校长李晋回应“中国网事”记者说,学而思的统测排名是根据学校录取的标准而设置的一种内部评测,并不作为外部评价使用。他们主要做分层教学,即根据学生的统测成绩,进入相应层级的班别,从低到高依次分为基础班、提高班、尖子班、超常班、集训队,每次统测都是一次晋级机会。

“资本目前在不断的在垄断教育。也就是说,在线教育很多不是在做教育而是在玩资本。”钱治安说。

“从小学到高中,不能让培训机构插手,因为国家的人才是体制内教育培育的不是培训机构培育的。额外的有什么学习不足的地方可以去培训机构做补充。现在很多培训机构都把心思都用到k12教育市场,这是方向性的错误。”钱治安说。

不仅是统测排名,一些培训机构还组织杯赛,这些杯赛成绩也成为各校“掐尖”的依据。例如,培贤的“科王杯”,新东方的“梦想杯”,卓越的“360”等。广州一名小升初学生家长告诉记者,报读民办名校,最重要的就是看各种学科比赛名次,以及学而思、卓越、培贤、新东方、得分等培训机构组织的统考和排位赛。如果孩子有华赛杯、小英赛等奥数、奥英奖项,或者培训机构统测排名在全市前1000名,都可以被录取。

钱治安谈到,很多教育机构都是亏本在搞,收购、并购其他机构或学校打造教育集团,目的都是为了上市。一旦挂牌上市,股市一涨,他们都可以在高峰的时候把亏本的成本追回来。

近日,成都市教育局通报并责令整改该市9个学而思成都教学点的违规行为,其中包括筹设期间擅自招生;未取得相关办学许可擅自招生;委托或变相委托其它主体举办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考试或培训班;举办、承办或组织中小学生参加非政府部门举办或未经政府部门认可的竞赛、考级或活动等。成都市教育局表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发展必须守住两个底线:法律法规的底线,以及教育教学规律及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底线。

“资本目前在不断的在垄断教育。也就是说,在线教育很多不是在做教育而是在玩资本。”钱治安说。

超前教育架空学校 加剧“拔苗助长”

记者调查发现,在学而思等培训机构的推波助澜下,应试教育已经到了“从娃娃抓起”的地步。在不少幼儿园门口,都能看到学而思的设点宣传,声称可以免费提供观察、逻辑推理、运算、动手操作、记忆力、空间想象、表达能力的“七大能力测试”,还能在学而思排到一个小学培训班的学位。

“听到这样的宣传,我都快要疯掉了。”支持素质教育的家长张先生说,“上学而思,剥夺了孩子快乐的童年,本该用来阅读、玩耍的时间全耗在培训上;不上,学习跟不上,小小年纪就失去了自信。”

上学而思或其他培训班已经形成一种风气,并且裹挟着越来越多的家长跟风。许多家长在学而思培训班名额开放时疯狂刷手机抢报,有的家长甚至为了抢到名额特意换了新手机;在前不久学而思广州分校发起的一次“集赞”获取报名费代金券的活动中,家长们纷纷在朋友圈替学而思转发广告,形成病毒式传销的刷屏效应,导致微信官方平台叫停了这一活动。

家长刘先生告诉记者:“我女儿小学三年级,班里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上学而思,很多学生、家长认为,上学而思的孩子才能成为强者,有的孩子甚至因为没考上学而思的超常班伤心难过。”

为了迎合应试需求,学而思成了一些学生的主餐,学校教育反而被弱化。每周一次课,低年级学生每次两个小时,小学三年级起每次三个小时,课后还需要大量练习。广州某小学班主任告诉记者,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孩子在上学而思,有的还同时上语文、数学、英语三科。有时候下午3点半不到,就有家长来电话说孩子有课要提前走。

记者在学而思培优广州分校实地听课发现,培训班所教授的知识点普遍超前于国家教学大纲的进度。如数学课以奥数题为主,小学一年级阶段完成乘除法教学,而正规学校二年级下学期才开始学除法。

广州某小学数学老师说,学校跟培训机构所讲的是完全不同的体系,学生需要同时掌握两套不同体系的数学,是非常辛苦的。一些年幼孩子跟不上校外机构的难度,产生厌学情绪;而跟得上的孩子因为超前学了,学校课堂上不再认真听讲。

严惩歪风、固强补弱纾解社会焦虑

广东省教育厅副巡视员、前国家督学陈健说,以学而思为代表的校外培训机构,它们的无序发展对我国的教育秩序形成了很大冲击,严重损害了学生的身心健康,也破坏了教育生态,应政府、学校、家庭三位一体来解决问题。

专家认为,义务教育阶段应坚持公益性,更加明确地取消推优。原广东省政府督学李伟成说,义务教育阶段,公校、民校就应该在同一平台招生,民办初中可探索实行免试、免证入学政策,有效切断公校、民校联合培训机构考试招生的利益链条。

专家建议,针对当前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现状,要从根本上强化资源建设,加大对薄弱学校的扶持力度,把辖区内最薄弱的学校并入优质教育集团或与优质校深度联盟,形成强弱互补。

广州市教育局新闻发言人、广州市政协委员戴秀文说,人成长的过程应是遵循规律的。家长望子成龙自古有之,却从不像当下这般集体焦虑。教育部门应明确态度严查违规招生,对应试热、择校热折射的教育失衡等深层次问题,教育部门、各级政府更应积极面对,以更大的力度推动教育公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