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ww66126cc小学语文教材引争议 数十篇课文被指存崇洋倾向

外国孩子十分优秀,中国孩子却常常要为自己的行为脸红;少年爱迪生还救过妈妈?学写中国字,先认外国名?……近日,部分学生家长和教育界人士就多地小学使用的语文教材提出质疑,认为“数十篇课文存在贬中崇洋倾向”。

小学语文教材引争议

关于语文教材编写的话题一直比较热,因为语文乃百科之母,受到人们的特别关注,也不足为怪。近日又有部分学生家长质疑小学语文教材中有“数十篇课文存在贬中崇洋倾向”。对此,网友们展开了充分讨论,人教社也作出了公开回应。如何看待小学语文教材中的“贬中崇洋”倾向?笔者认为,我们不能离开语文教材编写目的和使用对象而进行抽象的无意义的讨论,只有结合中国的具体国情和现实需要来进行讨论才有积极意义。

数十篇课文被指存贬中崇洋倾向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教材体现国家意志,要改革完善教材管理体制,切实保证教材的正确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这可作为我们思考和讨论小学语文教材“贬中崇洋”倾向的指导思想。笔者认为,小学语文教材被质疑“贬中崇洋”并非空穴来风,应当实事求是地辩证地看待。

与此同时,人民教育出版社表示,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共12册,在520余篇选文中,涉及外国内容的只有80余篇,约占15%。据《瞭望》新闻周刊

作为语文教材,必须立足于讲好本民族的故事,即中国故事。这是因为:

部分小学语文课文引发争议

中国本身是一个有着5000余年悠久灿烂文化的国家,从古到今,各种故事,举不胜举,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无需借助外国故事来教育本民族青少年。中华民族是一个文明古国、礼仪之邦,中国孩子的优秀美德、聪明智慧是绝对不容置疑的,如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救人、曹冲称象,等等,还用得着拿外国孩子的美德故事来教育中国孩子吗?须知,小学语文教材的使用者是中国孩子,我们自己的孩子,自小就受到母语的熏陶习染,用本民族故事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不是更好么?

外国孩子十分优秀,中国孩子却常常要为自己的行为脸红;少年爱迪生还救过妈妈?学写中国字,先认外国名?……近日,部分学生家长和教育界人士就多地小学使用的语文教材提出质疑,认为“数十篇课文存在贬中崇洋倾向”。

小学语文教学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帮助孩子们识文断字,熟悉掌握中国常用汉字的识读、拼写和运用;二是对孩子进行隐含在课文中的思想品德教育,引导孩子们逐步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念、善恶观念、价值观念,培育形成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引导他们爱祖国爱人民,爱父母爱他人,爱集体爱社会,爱党爱社会主义。显然,离开中国故事,用外国故事,无法达到这一目的,至少要打折扣。

反映我国小学语文教材存在“贬中崇洋”现象的受访者认为,相关“问题课文”有数十篇之多,比如原本可以用中国小孩名字讲的正面故事,却换成了外国小孩名字。如人教版二年级上册语文第22课《窗前的气球》,讲的是同学之间团结友爱的故事,主人公却是“科利亚”这样典型的外国人名。

同时,语文教材选编课文,坚持以本民族本国故事为主,还是以其他民族其他国家为主,反映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问题。作为中华民族,作为炎黄子孙,我们最不应该丢掉的是文化自信。没有文化自信,我们就是一盘散沙,不可能走到今天;没有文化自信,我们就不可能自立于世界伟大民族之林;没有文化自信,我们就不可能影响西方文明的发展,让世界对我们刮目相看。

“如果将科利亚改成中国化的‘小科’‘小亚’,也完全不影响阅读。”山东省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太阳城学校语文老师吴敏说。

当然,我们也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我们并不拒绝其他民族其他国家一切好的优秀的东西。语文教材中适当选编一些优秀的外国故事,对孩子的教育,对开阔孩子的视野,也是有益的。

类似讲述外国儿童优秀品质的课文在部分受访者看来有点儿多:二年级下册第7课《我不是最弱小的》中,有勇敢保护弱小者的“萨沙”;三年级上册第32课《好汉查理》中,有热心照顾邻居的“查理”;三年级下册第6课《燕子专列》中,有冰天雪地中保护动物的“贝蒂”……

总之,语文教材的特殊使命,要求我们必须立足于讲好中国故事,坚持用优秀的经典的真实的中国故事来教育我们的孩子,引导他们学会做人,学会做事,长大后自觉承担起在家庭、民族、国家、社会中应尽的责任。

同时受访者指出,中国儿童的形象在一些课文中显得较负面,以至于经常要“脸红”。三年级下册第5课《翠鸟》中,用第一人称“我们”说出了“真想捉一只翠鸟来饲养”,却被老渔翁制止,“我们的脸有些发红,打消了这个念头”,接下来的就是上述第6课中爱护动物的“贝蒂”,形成鲜明对比;二年级上册第7课《一分钟》中,主人公“元元”因贪睡一分钟而上课迟到二十分钟,最后“元元”“红着脸”,“非常后悔”……

还有就是原作本来是反映外国人的负面品质,改编时竟替换成了中国人名字的情况。比如,《蓝色的树叶》一文,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因自私不愿意把绿色铅笔借给同桌、同桌不得不用蓝色铅笔画树叶的故事。课文注释栏中标明“本文根据瓦·奥谢叶娃作品改编”。很显然,作者为外国作家,但改编后主人公则成了中国人名“林园园”,配图也是典型的中国小孩形象,最后主人公又“不由得脸红了”。

教材中还出现了“学洋名,认汉字”的反常现象。例如,《窗前的气球》《卡罗尔和她的小猫》《动手做做看》等课文,都要求学生学习主人公“科利亚”“卡罗尔”“朗志万”“伊琳娜”名字中的“科”“卡”“朗”“伊”“琳”“娜”等汉字。

应客观专业地分析教材问题

针对质疑,有受访者认为,应历史地、辩证地看待小学教材中存在的类似问题。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郑桂华在题为《20年来语文教材文化研究的路径及突破空间》的论文中说,语文学习的任务不单是培养学生的语言素养,还承担着青少年的文化养成和民族文化传承的使命,而这一使命,很大程度上需要以语文教材为媒介、通过阅读教学等活动来实现。我国的语文教育历来重视文化内涵,从文选类教材的本体看,教材中的每一篇“选文”都是蕴含着各类信息或教育价值的集合体。

“现在使用的部分教材,是十几年前审定通过的,一些内容确实与当下形势不相符了。但修订教材需要一个过程,不能因为部分内容有问题而否定全部,也要看到当前小学教材发挥的重要作用。”山东师大基础教育集团齐鲁实验学校小学部教务处主任孙艳梅说。

人民教育出版社表示,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共有12册,选文520余篇。涉及外国内容的有80余篇,约占15%。教材中选取了大量歌颂和赞扬祖国优秀人物的文章,如有反映革命传统的《狼牙山五壮士》、好学上进的《为中华崛起而读书》、诚实守信的《我不能失信》、关爱残疾人的《掌声》、民族团结的《文成公主进藏》、民族智慧的《赵州桥》《曹冲称象》等。

多名学生家长和教育界人士认为,语文教材中选取大量歌颂和赞扬祖国优秀人物的文章,是教材编纂者的应尽职责。小学语文教材是学习母语的基础读本,就学科特点而言其工具性重于人文性。特别是小学生,要凭借语文教材学习3000多个生字,所以,每个生字的第一次出现机会应该是符合汉语本意的场合,“科利亚”“卡罗尔”“伊琳娜”等外来词音译当然也是儿童语文学习的必要组成部分,但在生字学习上应有量的控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