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故事之选好心田的种子

2016年的9月,国家发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以下简称:核心素养)。核心素养提出,要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一年的时光,让我们再思考:到底怎样才是“全面发展的人”?

我是一个初中生,我们今天直接进入主题,我们就来谈谈教育。

法国作家莫泊桑,很小的时候便表现出了出众的聪明才智。只要是他读过的书,不管是什么人何时问起,他都能够倒背如流。而且他爱好广泛,不但热爱读书背书、写诗作文。还喜欢踢足球、弹钢琴、修理汽车、去烧烤店学习制作烧鹅、甚至是去乡下种菜。都是他热衷做的事情。
有一天,莫泊桑跟舅父去拜访他的好友、著名作家福楼拜。莫泊桑的舅父想将他推荐给福楼拜,让他做莫泊桑的文学导师。可是,莫泊桑却骄傲地问福楼拜究竟会些什么?福楼拜反问莫泊桑会些什么?莫泊桑得意地说:“我什么都会,只要你知道的,我就会。”
福楼拜不慌不忙地说:“那好,你就先跟我说说,你每天的学习情况吧。”莫泊桑自信地说:“我上午用两个小时来读书写作,用另两个小时来弹钢琴,下午则用1个小时向邻居学习修理汽车,用3个小时来练习踢足球,晚上,我会去烧烤店学习怎样制作烧鹅,星期天则去乡下种菜。”说完后,莫泊桑得意地反问道:“福楼拜先生,您每天的工作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福楼拜笑了笑说:“我每天上午用4个小时来读书写作,下午用4个小时来读书写作,晚上,我还会用4个小时来读书写作。”莫泊桑不解地问:“难道您就不会别的了吗?”福楼拜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问:“我还想问问,你究竟有什么特长,比如有哪样事情你做得特别好的?”这下,莫泊桑答不上来了,于是,他反问福楼拜:“那么,您的特长又是什么呢?”福楼拜说:“写作。”
原来特长便是专心地做一件事情。人心是块田,你种下什么,便会长出什么。但,如果你将玉米、黄豆、小麦和南瓜统统种在一块田里,那将什么也长不出来。只有选择一颗适合自己的种子,并日积月累地以汗水浇灌,才能培育出成功的果实。

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也曾经提出“培养全面和谐发展的人”。有人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就是“全面发展的人”,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有一年苏霍姆林斯基的女儿、乌克兰教科院学术总干事苏霍姆林斯卡娅到我们学校访问时,我曾就这一问题专门请教于她。卡娅说,在苏霍姆林斯基那里,“全面和谐发展的人”就是富有个性化的人——“这一个”就是“这一个”,而不是“那一个”。所谓“全面发展的人”,绝不是一群高度同质化的、共性的人,而是富有个性化的人。

(一)“艺多不养人”与兴趣

莫泊桑与福楼拜曾经有这样一段对话。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莫泊桑去拜访福楼拜,福楼拜请他说说他都学习些什么。莫泊桑骄傲地回答:“上午,我通常会用两个小时来读书写作,再用两个小时来弹钢琴;下午,用一个小时向邻居学习修理汽车,用三个小时来练习踢球;晚上,我会去烧烤店学习怎样制作烧鹅;星期天则去乡下种菜。”莫泊桑又反问福楼拜每天都在学习什么。没想到,福楼拜是这样回答的:“我嘛,每天上午用四个小时读书写作,下午用四个小时读书写作,晚上,依然会用四个小时来读书写作。”莫泊桑很惊讶,福楼拜每天除了读书写作以外就不学习别的事了吗?福楼拜却反问莫泊桑:“那你究竟有什么特长,比如有哪样事情是你做得特别好的?”这下莫泊桑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他问福楼拜有什么特长,福楼拜不假思索地说:“写作。”

现在教育讲究全面发展,学生们学习的东西太多,又不一定是他们感兴趣的。学生们除了累以外,就是无聊。“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丢失了兴趣,一切都很难全神贯注,尤其是自制力比较差的学生。

全面发展,而不是全面平庸。如果每个人都没有特长,都是学了个一瓶不满半瓶咣当,那么何谈社会发展?

不能说像福楼拜一样吧,但是学习要选取自己最感兴趣的,再选取两三项自己较为感兴趣的。每个人的爱好都不同,都学一样的东西,难免有些学生会没有兴趣。

但是,今天这样千篇一律的学校,高度同质化的课程,几乎一样的培养模式,必然培养出更多的、高度同质化的、共性的人。我们已经面对一个迅猛发展的信息化时代;而未来的社会,必然是一个更加快速、更加多元、更加开放、更加创新的社会,不论从事什么职业,都需要富有个性和创造的人。国家新高考改革的方向,也指明了今后选拔人才方式,不再仅仅局限于高考分数,还要求具有特长、个性。

(二)“格物致知”

美籍华裔物理学家丁肇中曾写过一篇文章:《应有格物致知精神》。其中有这样一些话:“我是研究科学的人,所以重视实验精神在科学上的重要性。”“科学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新的知识只能通过实地实验而得到。”

我们也知道,前人得出的科学道理都是离不开实践的。

既然要研究科学,便要实践。可是如今,学习缺乏实践性。像物理、化学这些需要实验的科目,却没有实践。

可能大城市会好一些吧,我们县的情况很不好,有稍好一些的学校是有实验室的,但是也被空置起来,一点用处没有,不知道弄这么个实验室是干什么的!这是我听我的一个转学来我们学校的同学说的。

再来谈谈我们学校的情况吧,我在这上了三年学了,没看到过实验室。上物理课时,老师给我们做过几次实验,一个个学生恨不得自己变成长颈鹿。但是我们自己没有动过手,老师的“家伙什”也有一部分是饮料瓶什么的改装的。化学实验我们则一眼都没见过。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 1

王城之约制作(花了半个小时)

有人说,今后,赢得语文者赢高考;我认为,还要加一条:赢得特长者赢人生。那么,如何培养个性化的人、以适应未来的社会?

(三)实用性

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中有这样一段:“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

看来,没有实用性的知识是不太受普通人欢迎的。人类学习知识,最迫切地目的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一些问题。如果一些知识在生活中并不是实用的话,那么普通人并不会对它很注意。

以前我刚开始学英语的时候,成绩很差,但是我不以为然。我心里觉得英语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我每天只和中国人说话,又不出国。就算出国,也可以雇一个翻译。

有些知识确实没有太大实用性,比如说我们背的古文。(纯粹个人观点,勿喷)

我们每天都在和现代人打交道,至于古代人穿越到现在这件事,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的。所以我们所背诵的古文,派不上什么用场。

就算我们写文章,大多数也是举事例、“俗话说”,古文在写作中甚至也没有太大用处。

当然,多了解一点儿也可以,但是《愚公移山》这篇古文,当我知道它要背时,我很不理解!

《愚公移山》的故事听了多少回了?我们不累那两座山都累了!拜托这个还可以算是新事物吗?别说自制力差的学生了,就是有的学生想好好学习,出人头地,一看这个肯定也没什么热情了。那两座山搬来搬去的干什么啊!愚公你不会搬家吗!

第一,发现儿童的爱好。由于每一个人其遗传基因、智力结构和生活环境不一样,就像每一片不一样的树叶,每一个孩子也是不一样的。如果让一群一年级的孩子到沙滩上玩,我们就会发现,有的孩子马上就组织起人盖房子,有的独自挖一口井,有的无所适从,还有的东张西望……按照美国学者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每个人的八个智能是不一样齐的,有的在语言上见长,有的在数学上突出,有的会唱歌,有的不爱运动……总之,每个孩子总会有自己的爱好,这是一个先天的智能。

(四)总结

但是,儿童不会自己告诉我们他们的先天智能,这需要依靠教师、家长去发现的。如何发现?这就需要我们为孩子提供不同的生活场景领域,并在这些领域中不断地去尝试,总会发现一个孩子持续的几个方面的爱好。

这就是我所认为的弊端,希望日后会有一些改进!因为长期待在一个地方,很可能会出现一些纰漏,欢迎各位简友指正!

第二,培养儿童的兴趣。一旦发现一个孩子喜欢做某一件事情,如特别喜欢讲故事,或者对唱歌具有禀赋,我们成人就要提供一定的课程资源和支持条件,鼓励孩子不断地在这个领域去尝试、探索、体验、感悟。慢慢地,孩子就会对某一个领域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再慢慢地,这个兴趣就会培养起来,并且会用一生的时间乐此不疲地去追求。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母校——北京八一学校时,还津津乐道地谈起当年踢足球的往事,直到今天中央把振兴中小学足球教育作为一个重点改革领域,我们仍然发现一个儿童时期培养起来的兴趣如何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可能,一些孩子在某个时期会出现厌烦这个领域的事情,那是我们的培养方式出了问题,就要及时地改变教育方法,以适应孩子的兴趣需求。因为,保护好孩子的兴趣、发展孩子的兴趣特别重要。

第三,挖掘儿童的潜能。据脑科学家研究,普通人仅仅才使用了大脑的4%,有高达96%的潜力还没有被开发,即便像爱因斯坦那样的天才也只用了大脑能力的10%左右。而日本教授七田真博士经过40年研究发现,5岁前孩子的“间脑”(大脑的一部分,位于中脑之上,尾状核和内囊的内侧,是除嗅觉外一切感觉冲动传向大脑皮层的转换站,编者注。)多数是没有关闭的。近年来,马来西亚华裔科学家TomHar通过更深入的研究发现,只要通过“间脑”启动课程,6-15岁间的孩子也可有效地开启大脑内深层的“间脑”记忆回路。一个人表现出来的兴趣是外显性的,而其背后是大脑中潜能的力量。一个人大脑的潜力是无限的,就像一片处女地,有待于开垦。而如何挖掘一个孩子的潜能,就需要我们提供课程,让孩子在相应的课程中深入地、持续地、有效地学习,其潜能就会慢慢地释放出来,达到一个专业的高度。郎朗就是从小发现了对钢琴的天赋,家长坚持不懈地进行培养而成为钢琴王子的。

第四,发展儿童的特长。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特长是指一个人特别擅长的技能或特有的工作经验。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特长就是一个人的“才能”。我认为特长是区分“这个人”与“那个人”不同的重要才能,也是一个人个性化的重要标志。

一个人的潜能挖掘出来之后,就会与众不同,就形成了自己的特长。法国作家莫泊桑小时候很聪明,想拜福楼拜为文学导师。福楼拜就问他有什么特长,莫泊桑说,上午用2个小时来读书写作,用另2个小时来学习弹钢琴,下午则用1小时向邻居学习修理汽车,用3小时练习踢足球,晚上去烧烤店学习怎样制作烧鹅,星期天则去乡下种菜。福楼拜说,我每天上午用四个小时来读书写作,下午用四个小时来读书写作,晚上用四个小时来读书写作———我就是一个特长:读书写作!莫泊桑明白了一个道理: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才有可能成功!

中国古语云:“纵有良田万顷,不如一技在身。”今天也有一句话:“千招会不如一招绝。”任何人往往其一切成就都建立在最擅长的一点上。正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特长,才构成了我们这个丰富多彩的社会。一个人贡献给社会的都是其特长,一个人实现人生价值的也是靠自己的特长,因而拥有特长的人才更有可能拥有一生的幸福。

我儿童时期读了大量的小说,最大的爱好就是文学,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作家。到了中学,就以文科见长,作文常常被当作范文挂在墙上供同学参考。到了大学读的是中文系,更如鱼得水,泡在图书馆里大约阅读了200多部中外名著,然后便开始了创作。工作以后不论做机关工作、做学校管理,业余时间创作一直不辍,出版小说、散文,加入省级作家协会,乐此不疲,正是受益于儿童时期的爱好、兴趣。也正是这一写作的特长,帮助我更好地理解教育、发现儿童、办好学校。

基于理论和经验,玉泉小学一直以来坚持开发《适性课程》,即适应每一个儿童天性爱好的课程。每年大约要开出120个左右的社团才能满足2800名玉泉学子不同的选择需求,目的就是通过不同的课程选择与尝试,让每一个孩子发现自己的爱好、兴趣和特长,最终发展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

从发现爱好,到培养兴趣,再到挖掘潜能,最后形成特长,才能培养出富有个性化的学生,才能造就出适应未来的公民,才能让每一个孩子拥有幸福人生———我认为这是今天学校的新使命。

(文/高峰 作者系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附属玉泉小学校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