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难之选考验重重 如何走出幼升小择校怪圈

“孩子,上课认真听讲啊,记得听老师的话!”站在校门外,黄勇不忘给第一天上学的儿子小可乐叮嘱几句。

  北京市崇文小学今年“幼升小”面试现场,曾出现这样一幕——

图片 1法明

小可乐就读的是一所北京市属重点小学,属于“幼升小”家长群体中流传的那种“牛小”。为了能给孩子找一所好一点的小学,黄勇夫妇从小可乐上幼儿园起,就开始筹划。几年来,他们几乎试过了所有的办法,托关系、筹赞助费,忙得焦头烂额。所有的工作都做遍了后,今年7月,他终于等来了学校的通知——交10万元赞助费,孩子就可以录取了。但接下来的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因为,孩子录取的这所“牛小”只收支票形式的赞助费。

  一位母亲带着6岁的儿子前来考试,与其他或紧张、或期待的孩子不同,小男孩不停地低头抽泣,满脸泪水,看起来委屈极了。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校长白淑兰的注意。她走到小男孩身边,轻声询问:“好孩子,你为什么哭啊?”没等小男孩说话,他的妈妈就急忙说:“没事没事,他一会儿就好了,不会影响考试的。”一听妈妈这话,孩子哭得更厉害了。

试题五花八门 “赞助”水涨船高

上幼儿园费尽周折

  白淑兰又问:“你不愿意到这里上学吗?是不是想和你的小朋友们在一起啊?”小男孩闻言连忙点头,呜咽着低声说:“嗯,他们上的都是我家旁边的一所学校,我要和他们在一起……”

北京:幼升小“病”得不轻

黄勇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妻子是自己的高中同学,两人从小学念到大学,再到工作,除了出去旅游,几乎都没怎么离开过北京。黄勇和妻子都是普通白领,他自己是公司的中层,而妻子在另一个公司做人事工作,生活富足美满。6年前,儿子小可乐的降生,更是让整个家庭沉浸在无尽的喜悦当中。之所以给孩子起名“小可乐”,是黄勇希望他能够从小在无忧无虑中健康成长。“我们这一代从小到大都是在应试教育环境下成长,学习压力还是挺大的,现在不是重视素质教育了嘛,我觉得真别给小孩那么多压力。”

  家长费心费力把孩子送进“牛小”,对孩子的成长来说究竟是利是弊?如何才能走出“幼升小”择校怪圈?

近日,北京数十万适龄儿童陆续开始了小学入学报名。每个小学的门口都上演着类似的情景:等待报名的家长(微博)与孩子排起长龙,耐心等待着。他们如何跨进学校的大门,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可事与愿违。小可乐上幼儿园,就已经让家里费尽周折。为了能让孩子在离家近一点的公办幼儿园上学,黄勇托了很多关系,最后是动用了岳父大人老战友的关系,才勉强挤了进去。

  费尽心力挑选的学校,真的适合孩子吗?

“幼升小”步“小升初”后尘,竞争也变得异常激烈和复杂,今年的热度更胜往年。教育主管部门频频出台的减负令、治理择校乱收费等文件,在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那也是花了小一万块钱赞助费的!”黄勇说,自从有了挤进幼儿园的经历,他便对孩子的教育前景不再抱有“幻想”。小可乐进入幼儿园后,黄勇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关注教育话题。

  《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实行免试就近入学。这是按照这一年龄阶段儿童少年的身心成长特点和教育的发展规律,要求地方政府必须履行的职责。然而在现实中,“就近”成了很多家长心中的痛。

“幼升小”有几种官方渠道,意图堵住择校的口子,然而,每扇窗看似都关得很紧,其实都有缝隙透进风来。

“我身边的朋友、同学、同事,只要是年纪差不多的,都有了孩子,孩子的上学问题成为回避不开的话题。”黄勇很快就意识到,“幼升小”的重担已经压在他这个年轻的父亲身上。小可乐的户口随他,登记在东城区,他家附近的片区内有几所普通小学。利用周末的空闲时间,黄勇和妻子一起,去了片区内的那几所小学“考察”,结果都不尽满意。硬件设施,这几个学校连个完整的操场都没有;软件方面,师资力量似乎也不大有竞争力。

  择校时,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王先生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让儿子去了海淀区的一所小学。“其实我家旁边的那所小学也还行,但附近没有好初中,家长不能不为孩子6年后的升学考虑啊!”王先生这样解释。

暗战升级,

  尽管现在如愿把孩子送进了海淀一所“牛小”,可王先生仍然轻松不起来:“为了孩子上学,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个月房租5000元,上班开车还要1个多小时。家长花在路上的时间多了,自然陪孩子的时间就少了。经济上的压力也不容忽视。更严重的是,家长的这种奉献,在得不到预期结果时,对孩子的伤害会不会更大?”想到这些,王先生忧心忡忡,孩子被理想小学录取的喜悦,不知不觉中荡然无存。

“免考”原则一再被突破

  对此,白淑兰深有体会。“其实,我经常做家长的工作,希望他们不要盲目择校。”白淑兰说,以崇文小学为例,由于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孩子们必须要有较好的融合力,以及较强的自理能力,才能和新同学相处融洽,并较快适应新的生活环境,从而感到身心愉悦。一些对父母和家庭比较留恋的孩子,如果硬生生地被送到全然陌生的环境,对孩子的心理发育未必是好事。

“1,4,(),16,我填的是9。我们一组5个小朋友,只有我答对了。”在北京某小学门口,崔林给刚经历半个小时面试的女儿擦汗,女儿正兴高采烈地向妈妈复述刚才的考题。崔林听了特别高兴,对记者讲到,“看样子我们给孩子提前报班培训是有帮助的,这种排列组合的题,幼儿园老师可从来没有教。”

  “名校”的光环笼罩下,一定有优质教育吗?

稍后出来的一名小朋友却是一脸沮丧,他的爸爸一再询问都考什么题了,这位小朋友回忆道,“教室里面有六盏灯,先关掉3盏,后来又关掉3盏,问最后还剩几盏?”“你怎么回答的啊?”“我说有0盏。爸爸,我看到老师给我打了好几个红叉叉。”听了孩子的话,爸爸摸摸孩子的头以示安慰,沉默地拉着孩子匆匆离开。

  为了择一所“名校”,家长四处托关系、找门路。处于风口浪尖的“名校”滋味如何?

近日,该小学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幼升小”面试,2000多名孩子报考。这其中有一部分孩子是片区内就近入学,录取几率最大。更多的是择校生,还有一部分家长带着孩子“裸考”。

  北京市某知名小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说:“家长们以为这些钱都是到了学校手里,实际上教委有规定,赞助费只能收1.5万元,且只能打到指定账户,多一分钱也不敢收。为什么有些家长会花几万元、十几万元,那是因为中间环节太多,很多钱流到了‘中间人’的手里。”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家长,“裸考”的家长大部分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听说‘裸考’录取率大约是5%,孩子特别优秀人家学校肯定喜欢要,表现一般就难说了。唯一欣慰的是,这个小学还能报上名,其它小学连名都报不上。”

  面对社会上“天价赞助费”、“考试难倒大学生”等诸多责难,一些学校有苦难言。该校长说,一些小学条件虽好,但由于受到家长的过度追捧,每年招一两百名学生,却有几千人报名,其中有划片入学的、有关系户、有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没办法,只能通过考试择优录取。尽管如此,最后还是造成学校整体规模和班额都比较大,校长、教师很难关注到每个孩子的成长。

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则神色从容轻松,她悄悄告诉记者,面试就是走个过场,自己早在去年就找好关系了。

  “实际上,小学阶段是孩子身心发展的萌芽时期,6至12岁儿童的自学能力、自理能力还不高,需要教师手把手地教,心贴心地鼓励。这方面,规模小一些的学校更有优势,孩子在校能得到细致的照顾和教育,实在比徒有一个‘名校’的光环更加重要。”白淑兰如是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绝大多数小学招生都有面试环节,虽然难易程度不等,却鲜有不考孩子的,还有一些学校考家长。九年义务教育的原则是“免试就近入学”,但是举行选拔性测试成为北京大部分小学的通行做法。各种各样的教育类网站上,充斥真假难辨的“幼升小”试题,试题后面还注明共建考题、跨区择校考题等字样。

  “幼升小”是孩子人生路上的一次“升级”,也是一次选择。白淑兰认为,孩子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作为一个独立存在的社会个体,他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要走。家长的责任是帮助孩子成为社会的一员,教育的目的也是让孩子成长为合格的公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说不仅误导了家长,也误导了教育。“本应由孩子自己体验、参与的选择过程,却由家长一路包办,就好像架了梯子把孩子送到高处,然后再把梯子撤掉,孩子很容易摔得更狠。”

受到不少家长推崇,在“幼升小”择校领域研究中颇有建树的清华(微博)园教育集团副校长闻风讲到,北京现在所有的小学都存在入学考试,非常知名的小学会考一百以内的加减法,也有考负数,还考思维数学、记忆等。因为主要是小孩儿太多,有的好学校收的生源有限,不得不用难题来把一些孩子刷掉。

  择校这条荆棘小道,我们还要走多久?

记者了解到,小学的考试,针对不同的群体,考题有明显差异,主要分为三类:片内孩子面试,主要是考察是否是真实片内,看看孩子是否有生理缺陷等,这类面试最容易;第二种是无关系的裸考,主要择优录取,家长教育理念和学校合拍,孩子牛,成功率就高;第三种是托关系的考试,主要是拒绝关系不硬的孩子。考试不合格,只是一个托词。

  尽管北京市的教育资源相对丰富,但在区域内,由于不同学校的硬件设施和师资水平存在一定的不均衡性,形成了一些“牛小”。对此,中央教科所基础教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易凌云指出,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均衡导致了择校的产生,而择校使得资源进一步向某些学校集中,又加剧了教育的不均衡,如此循环往复形成择校“怪圈”。

一位校长讲到,对片内的孩子,主要是谈谈话,无条件接收。考试主要是对择校生。各种“神仙”的条子太多,学校得罪不起,也挡不住,但是教学资源容量有限,不可能把择校的都招进来,考试就成了挡箭牌。

  如今,社会大众对优质教育的需求日益旺盛,“人人都想让孩子上好学校,认为好学校就意味着好的未来、好的前途、好的职业,这是当前社会价值体系影响下必然的行为选择。但是,究竟什么是好学校?是历史悠久的名校,还是升学率高的学校?是教育教学设施好和教师水平高的学校,还是学生素质好的学校呢?”易凌云说,这些都不错,却都不是最本质的,从教育理论来讲,适合孩子成长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而能提供适合教育的学校就是好学校。

水涨船高的入学成本

  破解“幼升小”择校问题,出路在哪里?易凌云认为,关键还在于促进教育均衡和教育公平,提高质量、办出特色,让家长和学生在身边就能找到好学校。“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一所学校不可能适合所有学生,但应该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为孩子们提供适合他们的教育。

真正的功课还得父母提前做

  “如果说均衡、有特色、多样化的教育是阳光大路的话,择校注定了只能是一条荆棘小道。”易凌云说,无论是教育还是职业,其实最好的未必是最适合的。对于个体来说,只有接受最适合、最匹配的教育和工作,成长成才之路才能顺畅。记者
刘琴 高毅哲

“小学的考试只是给孩子一个熟悉中国式教育的第一关,真正的功课还得是父母提前做。要是不是片内生,又没有关系或者是找中介的关系,我想恐怕真的很难进入好的小学。”家长林新这样总结道。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6月7日,他去某高校附小交了5万元赞助费,算是敲定了孩子上学的事。林新所在的单位与该校是共建关系,学校说钱交给该高校教育发展基金,可以开发票,林新苦笑着说,“这还不错,不像有些学校,收了钱,连个收据也没有”。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据孩子已经在这所学校就读的家长说,该校去年赞助费收了4万,前年则是3万。

据记者了解,这所学校的择校费水平尚属于中下游,花七八万,甚至十几二十万进知名小学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一家知名教育机构的论坛上,不断有家长问,“9万上××实验小学本部不值不值”“××小学8万值吗”之类的问题,更有人爆料称有人花20万让孩子进了中关村某知名小学,还有家长询问,“如果有路子能接上关系,别说20万,25万也行”。北京教委近几年严厉打击各种名目的“赞助费”,家长择校的钱有相当一部分用于托关系,或者流入所谓的“中介”手中。

去年“幼升小”尘埃落定后,一家知名培训机构通过家长交款的票据,且有至少三个家长佐证的;二是银行门口蹲点调查;三是与学校核实过的,这三种方式公布了北京部分重点小学择校费情况,最高的学校达25万元,位列其后的数十所小学择校费价码也皆在10万元以上。

不过,一位教育专家指出,其实北京“幼升小”择校费是因人而异的,并不存在什么标准费用。而且,大部分热门学校并不是有钱就能上的,而是必须通过某种渠道把钱花出去。

为了一所所谓好小学的入学名额,人们穷尽办法:买学区房,户口挂靠在直系亲属名下,或者想方设法找关系,以钱以权择校。后者如今是最流行的择校方式。

买学区房也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有经济实力的家长早早就瞄准了学区房,这也造成学区房的价格一路高歌猛进。

学校对招收片内学生的要求也越来越严,不少学校规定由以前的户口本加房产证到实际居住年限不少于两年、三年等。买学区房要趁早成为人们的共识,反正高价入手不怕跌,到孩子小学毕业,把学位空出来,自有人抢着接手。记者发现,一路之隔的两个小区,因为学区房与非学区房的差别,价格相差五六千元以上。中关村附近的学区房价格飙涨,直逼6万。

累了家长,更累了孩子

严规阻不住择校的步伐

上个周末,是中关村附近几所小学招生面试的日子。记者先后路过三所学校,三个学校都是家长在门口排队,验过三证之后,才放孩子和家长进去面试。不过,其冷热程度却迥然有别。

一个普通小学的门口,家长排队大约20来米,孩子在边上追跑打闹,据说面试也只是跳绳扔沙包之类。而在两所重点小学的门口,则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停车都找不到车位。

这只是北京重点小学与普通小学招生情况的一个小小缩影,却告诉人们一个现实:每个孩子都有学上,但是更多的家长都在追逐“上好学”。随着择校问题的愈演愈烈,“重点学校挤破了头,普通学校招不满生”的两极分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对家长而言,“幼升小”阶段进入一个教育强区,进入一所重点小学,在孩子同等智商和同等努力的条件下,可能面临完全不同的机会。

谈及小学入学难、择校风蔓延的关键原因,教育资源不均衡几乎是千夫所指。为了治理择校热,今年教育主管部门出台政策收紧了口子,规定也更严格。教育部公布了《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的八条措施》,坚决制止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现象。八条措施有两个明确的量化要求:小学入学和“小升初”非正常跨区域招生比例不能超过10%,优质高中分配到区域内各初中的招生名额不低于30%。

不过,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人们择校依旧,虽然政策严了,可是大家还是各有各的路子。据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2)》指出,在北京“小升初”和“幼升小”二者差距最小,择校严重性大体相当。另外,有接近5成的北京受访者,不太认可有关部门在解决义务教育择校热问题上所做的努力。

“幼升小”的竞争不光累了家长,更累了孩子。由于现在不少小学有面试环节,加剧了学前教育小学化的乱象。

在儿童节到来之际,教育部发布《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其中针对5-6岁学龄前儿童指出,“能通过实物操作或其他方法进行10以内的加减运算”。

教育部此举的初衷是给学龄前儿童减负,还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可《指南》一公布,却遭到人们的嘲笑:要是按照这个《指南》去教育孩子,“幼升小”时肯定找不到北。

为了孩子顺利“幼升小”,不少家长向培训机构求助,这助长了培训机构的繁荣。一位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在一次公开讲座中谈到,个人强烈反对择校,但是中国的教育,有时候“选择”完全大于“努力”,所以会跟家长讲怎么能够找性价比最高的区,性价比最高的小学”,“如果现在教育均衡了,那我说这些话还有人听么?没人听了”。(记者
于忠宁)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