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儿童电影“式微” 创作观念滞后于儿童成长_中国动漫新闻网-中国动漫产业综合平台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指出:“40年来,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大胆地试、勇敢地改,干出了一片新天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不仅是对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光辉历程的回顾,也是对中国儿童电影四十年工作的概括总结。回顾儿童电影发展历程,展望新时代影视教育工作前景,我们儿童电影工作者倍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中国的少年儿童题材电影应该如何发展?目前,少儿电影缺少孩子们喜爱的儿童形象,甚至看不到《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那样的儿童形象了!很多人把拍摄儿童电影当作练手的活儿,玩一把就走,急功近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学会会长王兴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少儿电影没有基地,没有专门的人才队伍,也就出不了精品。

六一儿童节将至,带孩子看电影庆祝节日是不少家长选择之一。80后北京市民孙先生是一个5岁男孩的爸爸,他发现,现在不论电视还是影院,除了熊出没、猪猪侠之类动画片,好像没有别的可给孩子看了。

  “专门为拍摄少儿电影而成立的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已解散了。”王兴东指出,当前,国家要求中小学生一学期看两场电影,可我们创作出什么样的影片,给少年儿童观看?不能总让中国孩子吃‘外国奶’,都去看美国的《哈利?波特》、《功夫熊猫》吧!

数据显示,2012~2016年,中国儿童电影票房收入逐年增加。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457.1亿元,儿童电影票房收入约83亿元。而从近几年暑期档和六一档看,几部国产动画系列电影《潜艇总动员》《赛尔号》《三只小猪》等轮番上映,却频频被诟病:内容幼稚、粗糙且同质化。不少观众表示无奈,为何适合孩子看的电影越来越少,好看的中国儿童电影都去哪了?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儿童电影工作是在百废待兴的艰难局面中奋力崛起的。1981年3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两次召开儿童和少年工作座谈会,提出全党、全社会都要重视儿童和少年的健康成长,要求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把下一代培养好,使共产主义事业后继有人,代代相传。1981年6月,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应运而生,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同志担任首任厂长,带领一批关心儿童事业的电影工作者,开启了新时期儿童电影事业的探索之路。1987年3月,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更名为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1981年至2000年间,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独立创作了88部影片,其中《少年彭德怀》《人之初》《霹雳贝贝》《我的九月》《大气层消失》等众多作品成为中国儿童电影经典,不仅延续了中国儿童电影创作传统,还在儿童戏曲片、儿童科幻片等方面有探索性贡献。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全国共摄制了900余部儿童片,很多都受到了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

  对此,王兴东提出四点建议:

国产儿童电影式微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于1984年成立,作为党和政府联系广大电影、教育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学会开展了广泛的儿童电影学术交流活动。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创立了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13届,共计展映来自46个国家的390部优秀儿童影片,成为亚洲规模最大,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儿童电影盛会。

  1、高度重视少儿电影剧本的创作,培养一批怀有童心爱心的专业少儿题材编剧。

我小时候每学期学校都组织看电影,像《小兵张嘎》《闪闪的红星》等,那是我们课外活动最快乐的时光。亚洲国际青少年电影节组委会秘书长冯学东回忆。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于蓝同志带领儿童电影工作者,拓展工作领域,由拍电影向儿童电影发行放映和影视教育领域延伸。199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由当时教育部、广电部和文化部组成的跨部委工作机制“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工作协调委员会”,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作为办事机构负责日常工作,为优秀爱国主义电影进校园、推进全国影视教育做了大量工作。“协委会”至今已经向全国中小学推荐38批次共471部优秀影片,20多年来,这些推荐片的播放对中小学影视教育起到了关键作用。“协委会”于2003年和2012年在上海和西安两次召开经验交流现场会,促进了全国影视教育健康发展。

  2、恢复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制片厂机构,集中少年儿童电影创作优势,建立队伍,吸引人才,打造少儿电影的精品,让儿童电影走向世界。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儿童电影陪伴无数中国人度过童年。改革开放之初,以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为标杆,每年每个国营电影制片厂都要生产至少一部儿童电影。儿童电影制片厂每年要生产5部不同类型的儿童电影。那个时期涌现出《泉水叮咚》《霹雳贝贝》《红衣少女》等不少经典佳作。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国务院教育、电影主管部门可以共同推荐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电影,并采取措施支持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费观看,由所在学校组织安排。”儿童电影工作进入法制化阶段。

  3、进一步办好中国国际少年儿童电影节,政府给予大力资助,以此扩大中国少儿电影的影响,搭建交易平台,提供走出去的机会。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受市场化冲击,不赚钱的儿童电影逐渐没落。据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统计,近10年来,儿童电影生产数量并不少,一直占国产影片10%左右。目前每年生产国产儿童电影超过60部。但业内人士指出,让观众印象深刻的屈指可数。

  4、国家资助放映中国优秀少儿影片,给予放映机构以全额补助,实现学生一学年看四部电影的目标。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孟中告诉记者,儿童电影是商业电影重要类型,业内称为合家欢电影。目前全球票房排名前20的电影中,比如《冰雪奇缘》《小黄人大眼萌》等不少都与儿童有关。而记者查看近期国产电影票房排行榜,排名前20的电影中,没有专门为儿童拍摄的电影。

回顾四十年儿童电影工作,几个重要经验值得高度重视。

  委员简介:

就职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的李女士表示,她只给6岁的孩子看迪士尼出品的儿童电影,比如《爱丽丝梦游仙境》《小飞侠》《狮子王》等,国产的《熊出没》《喜洋洋与大灰狼》还是不太放心给小孩子看。

首先,儿童电影关乎下一代健康成长,关系到国家未来前途,必须高度重视。四十年来,儿童电影工作的每一个进步发展,都是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取得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党中央、国务院从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高度,多次对儿童电影和影视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党和国家的几代领导人都曾亲自关心指导儿童电影工作。只有坚持党对儿童电影工作的领导,始终把儿童电影工作当作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委统一领导下,政府、学校、企业、社会齐抓共管,儿童电影工作才能取得重大突破。从2002年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电影局始终坚持对优秀儿童片创作的鼓励支持政策。2004年2月,原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布《关于资助儿童题材、农村题材影片的实施细则》,规定每年计划资助优秀儿童影片10部,每部40~80万,有力促进了儿童电影的发展。

  王兴东:1951年生于大连,满族,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一级编剧,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著有《孔繁森》、《离开雷锋的日子》、《共和国之旗》、《建国大业》、《纪委书记》等影视作品。

中国儿童电影商业孵化还不成熟。没有票房市场,就没有高额投资,相关研发就没有保障,专业化水平低,进入恶性循环。孟中分析认为。

其次,必须坚持德育为先原则,始终把立德树人作为儿童电影工作的首要任务。坚持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从小培养“红色基因”,确保社会主义事业代代相传,这是儿童电影创作的头等大事。四十年来,中国电影人拍摄了《少年彭德怀》、《我的法兰西岁月》、《少年邓恩铭》、《风雨故园》、《少年雷锋》、《孙文少年行》、《人之初》、《星海》等一大批适合少年儿童观看的革命先烈故事,为中小学开展德育教育提供了丰富素材。

创作观念滞后于儿童成长

再次,艺术质量是儿童电影的灵魂,儿童电影工作者必须以美育工作为己任,坚持从小培养孩子们的艺术审美趣味,努力把电影艺术精品奉献给孩子们。电影是视听艺术,是广大少年儿童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儿童电影工作者必须奉献精品力作,才能达到用电影艺术形式开展美育工作的作用。四十年来,中国儿童电影人积极发挥创作潜能,拍摄的《霹雳贝贝》《我和我的同学们》《豆蔻年华》《哦,香雪》《普莱维梯彻彻公司》《大气层消失》《我的九月》《天籁梦想》《旋风女队》等优秀儿童片,不仅受到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在国际上也获得多项大奖,为中国电影争得了荣誉。

为什么近些年国产儿童电影佳作缺乏?孟中认为,除了不赚钱,还存在创作观念误区,儿童电影概念还较模糊,既包括面向儿童观众的类型电影,也包括回忆童年的艺术电影,后者未必适合儿童观看。

最后,儿童电影工作必须与时俱进,紧跟时代发展步伐。我们处在数字化网络化时代,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人们的接受方式也在不断更新。少年儿童是个接受新事物最快的群体,儿童电影的艺术创新就显得十分重要。一方面是艺术内容形式的创新,只有新颖的故事和创新的叙述,才能给信息爆炸时代的孩子们带来新体验,才能引起他们的观赏兴趣。儿童电影必须坚持寓教于乐,必须把深刻的思想教育内容转化成孩子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让孩子们通过看电影,受到深刻的教育。另一方面,儿童电影的传播方式也必须创新,发行放映形式也要创新,互联网、移动端等新媒体平台是电影传播的最新手段,也是少年儿童最喜欢的媒体,儿童电影工作必须重视新媒体新形式,把“最后一公里”的传播渠道打通,让少年儿童更便利地看到儿童电影。

2015年,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成票房黑马,不仅吸引大批小观众,也圈粉不少80后、90后年轻人,成为国产动画走出低幼怪圈典范。

儿童电影不能严格按儿童生理年龄区分。好的儿童电影是大人和小孩都爱看。孟中指出,如今儿童获取信息渠道和成年人基本一样,青春期启蒙也越来越早。而国内创作者对此研究明显不足。

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教育部、中共中央宣传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把影视教育工作提升到“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的新高度,令人欢欣鼓舞。儿童电影亟待大发展、大繁荣,适应中小学影视教育的发展需要。我们必须在电影的创作与发行放映两个领域获得重大突破,才能完成“指导意见”中对我们工作的要求和期待。

举办过多次青少年影像活动的冯学东发现,如果内容不够吸引,孩子们很难在电影院坚持坐一个半小时,故事一定不能刻意说教,而要从孩子视角出发,寓教于乐。
他指出,孩子们不在乎有无明星,只在乎内容。一味追求商业回报的电影,势必影响孩子价值观形成和情商培养。

首先,儿童电影创作的繁荣发展是影视教育工作开展的基础条件,只有电影界推出一大批优秀儿童片才能适应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发展新形势的需要。近年来,全国儿童电影年产量在40~50部左右,应该说数量足够,但优秀作品、艺术质量高、深受广大少年儿童喜爱的儿童电影还是凤毛麟角,无法满足广泛开展影视教育的需要。提高儿童电影创作质量需要加强宏观指导,提高编导者专业素质。优秀儿童片创作除了需要电影专业知识,还需要具有青少年发展心理学知识,了解中小学教育理念和基本方法。热爱孩子、了解少年儿童生活是创作好儿童电影的必要前提。电影市场化改革以来,儿童电影专业人员流失直接导致了艺术水准下降,儿童电影专业创作生产厂家销声匿迹,造成了创作生产题材重复、艺术质量在低水平徘徊。提高儿童电影艺术质量是当务之急,建设儿童电影创作专业队伍是长久之策。

儿童观影渠道狭窄

其次,迅速有效地建立儿童电影发行放映渠道,从制度和运行机制上确保影视教育目标全面实现。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电影商业市场获得了充分发展,但儿童电影放映却一直无法得到保障。家长带孩子去影院的机会不多,学校也不组织学生去商业影院看电影。因此,作为企业的电影院,无法为少年儿童排片,在商业市场上,儿童片踪迹难寻,广大中小学生成为电影市场化改革的“被遗忘的角落”。影院不愿排片,制片厂家难于得到回报,儿童电影有行无市的恶性循环局面必须得到彻底扭转。中小学影视教育一方面要建立校园放映机制,把校内通过电视、互联网和流动放映看电影作为影视教育的主渠道,另一方面要开展校企联手,建立在商业影院为中小学生放映电影的有效机制,让少年儿童可以低价观影,享受电影产业发展成果。“两条腿走路”是中小学影视教育学生观影机制改革的必由之路,也是国外影视教育的成功经验。

现在不论是学校还是孩子,对儿童影视需求很大。冯学东分析,儿童电影市场回报率低,主要因儿童没有购买力,需要政策引导和扶持。

最后,建立经费保障机制,确保中小学影视教育政策落地生根。加快儿童电影“供给侧改革”,需要有力的资金支持。在内容创作方面,由于电影制片业已经下放各省市管理,国家层面原有对儿童片的资助政策操作难度加大,随着产业发展,原有的资助资金总量也明显不够,出台新的儿童片资助政策迫在眉睫。在发行放映环节,对于具有重要思想教育意义、经“协委会”推荐的影片应该建立政府采购机制,集中采购推荐片电视、互联网播映权和流动放映、商业影院二轮放映版权,改变学校看不到推荐片的局面。地方政府和学校在公用经费支出中,建立影视教育专项,保证课堂教学需要。

早在2004年,全国妇联等6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的通知》,强调在题材、资金、队伍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每年重点扶持创作20部少年儿童题材故事影片和两部动画影片。据报道,目前每年约有30多部儿童片、动画片得到总计约2000万元政府资助。

做好新时代影视教育工作,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的“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要求,在“坚定理想信念、厚植爱国主义情怀、加强品德修养、增长知识见识、培养奋斗精神、增强综合素质”六个方面下功夫,“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儿童电影是影视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和载体,只有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教育思想,始终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儿童电影工作才能得到健康发展。

但政府扶持政策,客观鼓励部分非专业人士依赖资金资助,制作低成本和低质量儿童影片,发行渠道也不透明。这有违儿童电影艺术性和商业规律。孟中指出,毕竟扶持目的是造血,让市场自身运转起来。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 侯克明

记者了解到,尽管由孟中担任制片人的《旺扎的雨靴》入围今年柏林电影节,但因缺乏商业发行资金,国内孩子们还看不到这部佳作。目前,国内儿童观影渠道较少,基本靠家长周末带孩子去影院。对此,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认为,这方面我们需要向发达国家学习,学校定期组织孩子们进影院,针对不同年龄孩子放映不同电影,组织跟电影主题相关教育活动,票价也相应降低。让更多孩子走进影院,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冯学东也建议,政策应向电影出口渠道更多倾斜,比如成立针对中小学生的院线,或通过补贴以极低价格卖给孩子电影票,让孩子们有更多渠道看到好电影,才能形成优质产业链。

呼吁建立儿童电影分级制

孙先生喜欢电影《红海行动》,但因暴力镜头过多,没法与儿子分享。有报道称,票房大片《捉妖记》《美人鱼》里都有暴力情节,不少家长不得不带孩子中途退场。

很多国产合家欢电影主要从市场考虑追求票房,没有从儿童本身出发。孟中指出。

此外,国内网络儿童影视资源也并不理想。

打开一些主流视频网站少儿频道,记者发现,播放量最高的国产影片除了动画片,就是《铠甲勇士》《舞法天女》等真人饰演的剧目,被网友评价制作粗糙、缺乏创意、剧情雷人。

今年初,国内网络平台出现大量视频恶意冒用儿童熟悉的卡通形象,并涉暴力、惊悚、色情等因素,引发国内主流视频平台集中发力清理。

电视热播的国产儿童影视作品也广受批评。据不完全统计,热门动画片《熊出没》中,曾在10多分钟内出现20多次不文明语言;《喜羊羊与灰太狼》中,灰太狼曾被伙伴捉弄2347次。受此影响,各地多次出现儿童仿效的暴力场面。

对此,有民间机构曾根据儿童年龄和发育程度,推出儿童影视剧分级制度。现在视频网站呈现内容还是出于商业考虑,不适合适龄儿童观看。冯学东直言,儿童还未形成成熟的是非辨别能力,在当前视听环境下建立儿童电影分级制度非常必要,可为家长和孩子提供观影指导意见。

侯克明表示,社会需要儿童电影去讲述人类文明,让下一代能把文明传承下去,儿童电影必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