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ww66126cc中国幼儿教师数量不足 “二孩”时代幼师培养需加速 _科教成长_好文学网

民办园发展前景如何?幼师编制、待遇问题何解?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怎么化解?……今年两会期间,学前教育领域的话题持续引发代表和委员们热议。

解决“入园难”“入园贵”“入园远”我区不断加大普惠性幼儿园建设力度

我国幼儿教师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偏低

追根溯源,学前教育面临的问题,多数可以归因于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不足。如何多渠道扩大学前资源供给?对此,记者采访了部分代表委员和专家学者。

“我家附近没有公办幼儿园。照现在的情况看,如果图方便,只能就近让孩子上民办幼儿园。不知道将来附近有没有规划公办幼儿园?”家住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众新家园小区的市民刘飞刚当上爸爸,就开始操心起孩子的入园问题了。

“二孩”时代,幼师培养需要加速度

“政府兜底”擦亮幼教公益底色

据了解,我区实施一期、二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以来,学前教育事业取得长足发展。但总体上看,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不足,区域、城乡和园际差异显着;体制机制桎梏尚存,公办园运行保障机制亟待加强;幼儿园教师数量短缺,保教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学前教育仍是覆盖城乡、趋于均等的国民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短板。

对很多80后、90后父母来说,孩子如何托管已成生活中的“痛点”,以至于有人调侃,“入园难,难过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学费”。

近年来,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和城镇化的推进,学前教育资源配置面临着空前的挑战,入园难、入园贵正成为影响教育公平的突出问题。

为巩固一、二期行动计划成果,促进我区学前教育又好又快发展,基本解决“入园难”“
入园贵”“入园远”问题,承接两孩政策落地,今年初,我区印发了《内蒙古自治区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明确了三期行动计划的目标是2017年至2020年,规划新建、扩建公办幼儿园1170所。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持续稳定在90%以上,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左右。

家在河北邯郸的韩婷婷对此深有体会。在市区上班的她把未满3岁的儿子放在县城由婆婆照看,但婆婆的母亲近来身体不好需要照顾。韩婷婷准备把儿子送进幼儿园,但县城里的公立幼儿园只有一所,名额有限,她愁坏了。

“教育公平始于学前,办好学前教育的核心问题,是满足人民群众对于‘就近、不贵、安全有质量’普惠性学前教育的需要。”在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虞永平看来,目前乡镇中心园和老旧城区幼儿园无法完全依靠小区配套来扩充学前教育资源,为实现这个目标,必须充分发挥规划、投入和协调的功能,优先考虑幼儿园的规划和建设,努力扩增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

自治区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工作人员介绍,“入园难”“入园贵”是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一个历史过程。我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近3年均保持在90%以上,“入园难”问题得到有效缓解,“入园贵”的解决办法就是发展普惠性幼儿园。第三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工作侧重点就是,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提供普惠性资源供给。具体措施一是优化学前教育资源布局,继续大力推进公办幼儿园发展,推动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与管理,积极扶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发展特殊儿童学前教育。二是强化学前教育师资队伍建设,提高幼儿园教师培养培训质量,严格实行幼儿园教职工资格准入制度,依规补足配齐幼儿园教职工,依法保障幼儿园教职工待遇。三是科学保教,深化学前教育内涵式发展。四是加强监管,进一步规范办园行为。五是完善学前教育投入体制,增加财政性经费投入,健全成本分担机制,继续做好困难群体入园资助工作。

在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孙惠玲看来,“幼儿园热”与“二孩”政策的开放不无关系,加上年轻家长对孩子学前教育日渐重视,对幼儿园的需求也随之更为迫切。

“依靠市场不可能解决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说,强化政府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主体责任,加大对普惠性学前教育的投入,是当前学前教育发展的国际趋势。

据了解,当前,我区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正在不断推进中。2017年至2018年6月底,各级财政共投入学前教育项目资金207837万元,其中,中央资金81409万元,地方资金126428万元。已支出98177万元,其中用于公办幼儿园新建63526万元,用于改扩建幼儿园13335万元,用于改善办园条件12069万元,用于支持民办幼儿园发展9011万元,用于设立学前教育巡回支教点236万元。去年,自治区继续实施了农村学前教育推进工程,其中,中央投资部分新建公办幼儿园42所,总投资2.82亿元;自治区预算内基建投资部分新建公办幼儿园24所,总投资1.7亿元。除此之外,自治区财政每年投入2000万元用于幼儿资助。

今年元宵节一过,韩婷婷抱着儿子跑了四五个幼儿园,参观、考察,终敲定一家民办幼儿园,虽然对这里中专水平的师资不太满意,但她看中了幼儿园相对宽松的教学环境,“可以让孩子玩得开心,但能学到什么,就不知道了。”韩婷婷理想中的幼儿园,是离家近,“老师好是研究生毕业”,采用“蒙台梭利式”育儿教学方式……“但在我工作的城市还没找到这样的幼儿园。”她遗憾地说。

“入园难、入园贵折射出的是公办园、普惠性幼儿园的供给不足,这需要政府主动作为,兜网底、补短板。”成都市教育局学前教育处处长林一凡介绍,3年前成都高新区有40多万常住人口,没有一所公办幼儿园。为了突破公办幼儿园在机构和人事编制方面的瓶颈,成都高新区积极探索,实施了“政府出资、品牌办园、街道主管、行业评估”的公办幼儿园办园模式,以公开招标的方式,面向社会采购公办幼儿园管理服务,学前教育资源供给随之大大增加。

自治区教育厅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政府投入和幼儿园教师配备是学前教育发展程度的关键所在,特别是公办幼儿园的教师编制问题。近日,我区发布了《关于建立公办幼儿园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和普恵性民办幼儿园补助标准的通知》。目前,教师编制标准的工作也在进行中。

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说,现在的年轻家长对幼儿园的期望,不仅仅是“看护”或提供“托幼服务”,而是对孩子进行学前教育,为孩子今后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这就需要一支“高素质善保教的教师队伍”。

“公”“民”并举推动有质量的普惠

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我们学前教育岗位上的教师50%以上是中职培养的,但绝大部分的中职其实是没有师资培养条件的。而我们的重点师范大学和重点师范院校培养的学前教育专业教师少之又少,全国6所重点师范院校,每年培养的学前教育教师只有600人左右。”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表示。

近期,民办园发展问题受到广泛关注。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幼儿园,只要符合安全标准、收费合理、家长放心,政府都要支持。”这无疑是给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吃了一颗定心丸。

此外,生存空间的挤压也恶化了学前教育的师资状况。致公党中央提交的一份提案中指出,“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收入全靠收取保教费用,在保教费用受到严格控制、园所各项支出得不到政府相应补贴的情形下,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投资者势必压低办园成本,增加投资收益,压缩普惠性幼儿园教师工资收入,且往往无五险一金,教师流动离职率较高。不仅如此,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常常出于控制成本的考虑,压缩教师培训开支,使部分教师的专业水平提升较慢”。

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柳倩认为,公办民办并举在整体结构上,首先应保障公办园在园幼儿数占比达到50%,对于还未达到这一标准的地区,应该提升其公办园比例,小区配套园优先办成公办园;其次,鼓励社会力量办园,大力扶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201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将因“全面二孩”政策新增适龄幼儿接近600万人,2020年将新增1100万人左右。新增学龄人口在2021年将达到峰值1500万人左右,预计2021年,幼儿园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人。

学前教育的关注重点不应在“公办还是民办”,而在于要建立安全园、放心园、舒心园。日前,民盟中央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提交了“关于‘全面二孩’实施后加强幼儿园基础设施和幼儿教师队伍建设的提案”,建议明确政府兜底、公办幼儿园“保基本”、民办幼儿园满足“个性化教育”的错位发展思路。

在刘焱委员看来,我国幼儿教师队伍的现状是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偏低,这3个问题已经成为当前制约我国学前教育健康发展的瓶颈,它们多年来相互作用,已经成为环环相扣的因果循环链。只有打破这个循环链,才能建设一支“高素质善保教的教师队伍”。

“只有公办民办并举,才能形成学前教育合力。”虞永平认为,如果民办幼儿园不能得到政府的扶持,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普惠,更难实现有质量的普惠。但政府主导不是政府包办,而是政府加强引导和管理,实行公办民办并举的策略,积极举办公办幼儿园,鼓励和支持举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教师资源当属学前教育中宝贵的资源。朱永新委员说:“教育的问题到后就是谁站在讲台前,谁就决定孩子的命运,谁就决定教育品质,所以关键的是要提高学前教师的素质。”

“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应当成为政府向社区居民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主要渠道。”刘焱认为,把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办成普惠性幼儿园,而不是交给市场办成高收费的营利性幼儿园,这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政府应当做、必须做的事,也是政府完全能够做到、做好的事。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办好一批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和若干所幼儿师范学院,支持师范院校设立学前教育专业,培养热爱学前教育事业,幼儿为本、才艺兼备、擅长保教的高水平幼儿园教师。创新幼儿园教师培养模式,前移培养起点,大力培养初中毕业起点的五年制专科层次幼儿园教师。

增量提质破解“用人荒”难题

“但培养是个长期的过程,就眼前来看,对幼师的培训则更为紧迫。”孙惠玲委员认为,“不仅是教师,保安、厨师、保育员等所有与孩子接触的人都应进行培训,包括学生的食品安全、应急救护等。”目前,天津市已开始进行幼师全员全覆盖的培训,2017年参与培训的达5000人次,“未来培训将会覆盖更多人”。

学前教育资源供给的不足,还体现在师资的不足上。近几年,随着全国幼儿园数量快速增长,幼儿教师需求量逐年增加,但是各级各类学校的培养人数有限,且以高职高专和中等职业学校为培养主体,在这样的背景下,幼儿园“用人荒”问题异常突出。

刘焱委员则建议切实提高幼儿教师待遇,希望教育部等部门出台文件禁止采取安排公益岗、劳务派遣和临时聘用等方式来补充幼儿园教师。“当前公办幼儿园应尽快制订出台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在没有编制的情况下,政府应当以‘同工同酬’为原则,按照在编教师的待遇,采取‘购买岗位’的办法来补充教师。同时,把民办幼儿园教师待遇纳入政府监管范围。”

目前,全国学前教育系统内普遍存在缺编现象,在现有的框架内解决教师的编制问题难度很大。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一定要跳出编制思考教师队伍建设,用同工同酬的办法解决教师编制问题,“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购买公共服务的时代。也就是说,未来的教师一部分是有编制的,一部分完全可以通过政府采购方式解决”。

但朱永新委员认为,“完全靠政府的教育督导是不够的,应当建立教育督导和行业管理并重这样一个机制,总不可能大家时时刻刻盯着监控摄像头。”他说,学前教育行业应进行自主管理,制定行业标准并对学前教育机构进行评估,以促进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见习记者
孙庆玲 记者 叶雨婷 陈婧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目前中小城市和城镇乡村学前教育师资问题很突出,很多地方生师比不符合国家标准,且幼儿教师的学历水平和职称层级普遍不高。”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宿城一中副校长刘秀云就学前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的相关问题提交了议案。

刘秀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一方面要尽快升级中专类师范学校,让大专生和大学本科生成为学前教育师资队伍的主要力量,尽快推进学前教育师范学院建设;另一方面也要加大对在职在岗教师的培训力度,提升在职在岗教师的能力和水平。

针对当前我国幼儿园教师培养学历水平的多层次性,刘焱建议对不同学历水平的学生提出不同的专业化发展水平要求。她建议,改革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考试,建立幼儿园教师职业准入分层资格考试和晋升制度。一是幼儿园教师资格准入考试可以分为教师助理(保育员)、初级教师、主任教师3个层级;二是在分层资格考试的基础上,为幼儿园教师设计独立的职称评定晋升系统,鼓励和激发幼儿园教师终身学习;三是把“国培”设计成为与幼儿园教师资格准入考试和职称晋升相关的分层专业提升培训方案,提高“国培”的吸引力和实效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