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回应“尖子生晚宴”:不希望学生再受伤害

图片 1

图片 2陶小莫/绘
呵呵,我也是第一次请同学们吃饭

尖子生身着小西服和校长共进晚餐。校方认为,这是激励晚宴。

日前,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有19名同学受到邀请,在某酒店最大的“总套-B”包间内,身着小西服与校长共进晚餐。之所以受到这样的优待,是因为他们都是全年级排名靠前的同学。部分同学和家长对学校此举并不反对,甚至在晚宴上有学生激动得哭了起来。(《东方今报》)

:中学选拔19名“尖子生”与校长共进晚餐(图)

锦绣刺身拼盘、官邸功夫四宝、双椒多宝鱼、四喜狮子头……这些菜品的名字,被专门制作在写有“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的菜单上,用红色丝带卷了起来。

同样是饭局,甚至同样的菜肴,同样的环境,就餐的人不一样,就餐时的心态有差异,往往吃出来的味道,乃至吃饭的兴致也会迥然不同。比如“鸿门宴”那顿饭局,档次应该不会差,但怎奈餐桌上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饭,自然不可能大快朵颐,甚至难免会消化不良。再如,亲密朋友之间的聚餐,大约不会和陪客户吃饭一个心情;同事之间的饭局,多半也和领导请客不会是一个滋味。可见,同样一顿饭局,和谁吃,怎么吃,其实大有讲究——校长这顿饭,大家吃出了啥滋味?

后进生不能歧视,是否等同于优等生不能表彰?

如果你是实外西区全年级排名靠前的同学,就有机会身着小西服,在正式的晚宴上打开卷轴并享用菜品。更重要的是,你还能享受学校表扬的“最优待遇”——和校长共进晚餐。

质疑

校长晚宴风波的背后

11月23日晚,该校有19名同学受到了这样的优待。

理应消弭教育不公

校长邀请优秀学生共进晚餐,却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真相到底如何?是否涉及教育不公?本报记者专访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校长肖明华,听当事人回应网络质疑。

尖子生穿着小西服 和校长们同桌就餐

岂能人为刻意扩大

肖明华没想到一顿晚餐把他和学生推上了风口浪尖。作为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的校长,本着激励优秀学生的愿望,11月23日,肖明华以校长身份邀请一些优秀学生共进晚餐。

23日晚6点,双流华阳某酒店最大的“总套-B”包间内灯火辉煌,桌上摆着别致的粉红色菜单和21个粉红色座牌。这是实外西区办公室主任跑了5家酒店,最终选定举行“优秀学生与校长共进晚餐”的地方,要求“品位高雅,但不能太豪华”。

生活中,老师爱优秀生容易,爱后进生就比较难。好学生让人高看一眼,一个学校素质教育搞得再好,如果在中考、高考中没有出尖子生,没有升学率,一切也基本上等于零。如果每年都能出几个名牌大学生,那这个学校的名气自然就大,随之而来就会给这所学校带来额外收益。因此,校长宴请“尖子生”也就不难理解。

校长邀请优秀学生共进晚餐的事情,全校师生之前就知道了,肖明华提出邀请优秀学生晚餐的想法后,学校行政会加以研究,同意后,形成了一个方案,然后让老师传达给学生。在肖明华的印象中,当时没人质疑,绝大部分师生是赞同和认同的。

“来,干杯!我们3位校长一起来祝贺19名同学!”晚6点半,校长肖明华、副校长胡滨、吴光智拿起斟满可乐的高脚杯,依次和大家碰杯,学校从初一到高三的19名同学,将杯中可乐一饮而尽。

“尖子生”本来就“尖”,再受到如此激励,那就能更好更快地出成绩,来为学校争脸。校长说宴请“尖子生”不等于冷落“后进生”。可是“后进生”已经被冷落了啊!在校长眼里,哪个出成绩快,哪个就优先得到关注,“后进生”自然就要靠边站!

出于对活动的重视,活动之后,办公室老师把晚餐活动的内容图文并茂地挂在校园网上。这则校园网上的新闻立马被媒体捕捉到了,随后“校长宴请尖子生”的新闻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校长”“尖子生”这些敏感的字眼,触发了很多网民对这顿晚餐的质疑。歧视差生,是一些网民揪住不放的观点,有网民将这顿晚餐与“绿领巾”联系起来。也有网民将注意力放在了晚餐中激动得流泪的孩子以及晚宴的奢华。各种争议铺天盖地。日前,本报记者专访了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校长肖明华,回应公众质疑。

菜品依次上桌,共有9个凉菜、21道热菜、1份例汤和2种小吃。穿着小西服和校长同桌吃饭,场面很正式。刚开始,同学们未免有点拘谨。

总统套间?菜单?小礼服?学生激动落泪?

肖明华说,“大家看这个专门制作的座牌,也是一种用餐礼仪”,随后和大家聊天,从哪里毕业、未来打算如何,一直聊到了历史、国际形势、学习方法。

并非总统套间,餐馆制作的菜单,小礼服是校服,学生因回忆老师带病上课而落泪。

一位同学后来悄悄说,“刚开始我还想,难道吃饭时校长会顺便教育我们?有点紧张。结果没想到他那么随和。”

“不是总统套间。”采访之初,肖明华强调。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位于成都市麓山大道二段,肖明华说,学校处于离县城约20多公里的镇的边缘,地理位置相对偏僻。当时邀请的优秀学生有19名,加上校长和老师有20多人,初衷是想找一间有大一点桌子的地方,能让20多人坐下。学校老师找了几家都没有大的地方,最后选了镇上一家新开的餐馆。“就是一个小镇,怎么可能有总统套间?”肖明华说。

就餐时,肖明华说着说着,还来了一句“娃娃,快来把这块鱼吃了,学习辛苦,补点营养!”随即把“鸿运当头”鱼头夹给高三的杨蕊宁。

对于媒体盯住的菜单——凉菜9个、热菜21道、例汤1份、小吃2种。肖明华说:“写起来吓人,其实价格不贵。”肖明华介绍,20余人最后的餐费是1000多元。而之所以摆放菜单,肖明华说,是办公室的老师觉得校长宴请学生很正式,而从礼仪的角度来说,摆放菜单会更礼貌一些,于是请餐馆制作了菜单,餐馆事先也不知道是给学生制作的。

年级前三名可参加 第一名挨着校长坐

网上照片中学生们身着小礼服参加晚宴,肖明华说,这是学校的校服,春夏秋冬都有。有运动校服,也有正装,也就是图片中的小礼服,一般孩子们都穿正装。肖明华解释,因为学校地理位置较为偏僻,学生统一住校,为学生们提供校服,一是为了体现学校的精神风貌,二是为了防止学生在着装上攀比,学生们的家庭经济状况普遍还不错。

晚宴就餐的座位是专门安排的:高三文科第一名、高一年级第一名紧靠着肖明华校长坐,其次按由高到低的年级就座,其他几名校长分坐在学生中间。

网上报道甚至有学生激动得哭了起来。肖明华说,学生激动,并不是因为和校长进餐激动。“为什么见了校长不激动?听到和校长进餐的消息不激动?而是吃饭的时候激动?”肖明华反问道。肖明华说,当时这个高中孩子是在回忆自己在学校的经历,回忆到自己两鬓斑白的老师生病还在给学生上课时,想表达自己的感激,结果忍不住哭了。“这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很看重老师的关心。她是在表达自己的感情,但被媒体误读了。”肖明华说。

能够参加这场宴席的学生共19名,是从实外西区4000余名学生中遴选出来的,“入围标准”是看刚刚举行的半期考试成绩。他们分别是半期考试初中每个年级前三名的学生;高中文理分科后理科前两名、文科第一名;成绩并列者也在邀约之列。

不是“绿领巾”,初衷是激励优秀学生

初一年级的刘招佑是此次考试的全年级第一名。她说,前两周的全年级成绩颁奖礼上,老师就公布了这个消息,“当时大家都沸腾了,我们获邀的也特别兴奋。其他同学也想得到这个机会,但特别遗憾,有的同学发挥失误了。”

后进生不能歧视,但并不等于优等生不能表彰。教育是有针对性的,有层次的,我们希望在均衡、公平的前提下,能对优秀学生进行激励。

参加了宴会的她很兴奋,但同时也感觉压力巨大——因为下一次如果考不好,她就不能再和校长共进晚餐了。

这次参加校长晚宴的19名学生是从全校4000名学生中遴选出来的。肖明华说,遴选的过程,全校学生都知道。看的是综合成绩,主要是考试成绩、特长加分以及其他加分,考试分数并不是唯一标准。每个年级前三名,初中、高中共6个年级,有一个年级有并列名次,所以最后是19名学生。经媒体报道后,有网友质疑,这是否像“绿领巾”一样,是歧视差生。肖明华对此并不认同。“这和‘绿领巾’不一样。”肖明华说,“‘绿领巾’违背了基本的教育规律,侮辱了差生。”肖明华认为,这次晚宴的初衷是激励优秀学生,但并没有把优等生和差生召集到一起,优等生能坐着吃,后进生站着看。这次学校只是做了优等生工作,学校做的后进生工作也很多。“媒体报道后,有些后进生可能心理上也有落差,但我们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他们的。”肖明华说。

“第一次和校长离得这么近,还有这么多成绩好的师兄师姐,得到关心好荣幸。”小语种班级的邓珮璇,甚至激动得哭了起来。

对于网传座位座次是年级第一名才能挨着校长坐,以此凸显此次晚宴的“尖子生”氛围。肖明华说,座位是每个年级的三名学生坐在一起,校长随机坐在不同年级之间。“我有一边的学生就不是考试第一名。”肖明华说。

反方:和“红、绿领巾”没差别

但为何选择优秀学生共进晚餐?是否伤害差生?是否有违教育公平?肖明华认为,不存在违背教育公平的情况。“我们事先是进行了一个座谈会,和学生交流,了解学生的想法,然后才一起吃晚餐。”肖明华对媒体只聚焦“晚宴”,感到有些无奈,“教育是有针对性的,有层次的,我们希望在均衡、公平的前提下,能对优秀学生进行激励。”肖明华说,吃饭的氛围是愉快的,这也侧面反映了校长对学生的影响力。“如果学校办得不好,校长当得不好,学生不会想和校长吃饭的。只有学生感到自己在学校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觉得校长们有影响力,才会愿意参加,才会把它当成激励。”肖明华说。

“其他没和校长共进晚餐的同学会不会羡慕、嫉妒、恨?”“表扬优秀学生难道不能用座谈等其他的方式?”“搞形式化的东西,会不会让学生感觉努力是为了物质和情感刺激?”19名优秀学子和校长共进晚餐后,记者采访了几位家长,他们有的对此赞成,有的却心存疑虑:“这和此前发生的用红领巾和绿领巾来区别优生、差生有差别吗?”

肖明华介绍,在晚餐上,校长们和学生们聊的同样是人生和国家。校长们希望优等生能站在国家、民族的高度思考自己的未来。“孩子们读书的目标有些是迷茫的,有些只是为了考好大学,有些是为了家族的希望,有些是从小就有理想、有抱负的。”肖明华说,他们在晚餐中聊到了艰苦条件下努力工作的钱学森,校长们也希望能通过交流让学生们树立更远大的理想抱负,让他们有更明确的努力目标。

昨日,在一个教师聊天群里,此事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反对方说,“不要把校长与学生在一起吃饭弄成一个正规的仪式,因为那样学生会有负担,失去了这个活动的本义。”一位老师则说,“我的导师经常请我们到家里吃饭,大家特别开心。目测这顿饭费用有点贵,费用从何而来?”

“我们不是在晚宴上恭维学生取得了多好的成绩,恭维谁是最好的学生。没有。”肖明华说,“校长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境界。”

正方:这是对学生的一种激励

“后进生不能歧视,但并不等于优等生不能表彰。”肖明华说,“学校要树立正气。学校给成绩好的学生发奖学金,是不是对没得奖学金的学生不公正?省级三好学生获表彰,是不是歧视其他学生?”

当然,对此事的支持者也不少。一位姓郑的老师说,她赞成这种模式的理由是,这至少比那些完全不关注学生的校长要好上很多倍,“除了跟领导亲密接触外,能否有巴菲特午餐的效果,让孩子们有所收益呢?”

我不希望我的学生再受到伤害

另一位老师也表示,采用这种方式,其实对学生应该是一种激励,“大家不要想多了”。

只是单纯地想用一种方式激励学生,让学生更优秀。这种方式,不一定适合所有学校,也不一定适合所有民办校,但我们的本意是好的,是想尊重学生。

鼓励优生 不等于冷落其他学生

网络的力量超出了学校的想象,几天之后,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已悄然撤下了当初挂在校园网上的新闻。

针对此事,没有入围的实外西区的同学和家长怎么看?记者进行调查后发现,同学对此倒是不反对,有很多人还想“有一天自己能够参加”,而接受询问的几位家长也不反对。

“中国教育报是我接受采访的第二家媒体。”肖明华说,网上有些媒体和评论并没有采访他。有些不明真相的言论已经“伤害了我和我的学生们”。

校长肖明华说,“我当时想到这个点子,就是为了鼓励优秀的、有理想有抱负的学生。校长和尖子生一同吃饭,并不等于不关心、冷漠成绩不是特别好的学生,反倒应该对他们是一种激励。我不是想哗众取宠、不是想作秀炒作。我们在饭桌上讲的不是奢侈,而是讲学习、讲如何成人。我倒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同学能努力。”

肖明华说,学校只是在探索激励学生的一种方式。作为一所完全民办的学校,学生数从当初的1000人发展到现在的4000人,肖明华认为学校发展势头良好,生源也都还不错。相比而言,优秀学生更容易被其他学校挖走,学校适当地关怀优秀学生是有必要的。

“获得国际奥林匹克数学奖的同学回来,还可能受到领导的接待,我们表彰优生并无不妥,不能把事件想坏了。”肖明华强调:“我绝对不是瞧不起成绩不好的学生,也不是想高抬优生,这只是一种形式,目的是要大家更加努力。”

“我们没有想过炒作,也没有想过邀请媒体报道,我们只是单纯地想用一种方式激励学生,让学生更优秀。这种方式,不一定适合所有学校,也不一定适合所有民办校,但我们的本意是好的,是想尊重学生,如果校长把学生当贵宾尊重,老师也会更尊重学生。”

据了解,这次的宴席由学校统一埋单。肖明华告诉记者,在期末考试后还会举行激励晚宴,并且有可能邀请家长一同参加。

肖明华认为,作为一所民办学校,在遵守国家政策方针的前提下,可以在某些方面先行先试。“晚餐之后,我们也会做一个调查,看看效果如何。如果师生反映是好的,那么我们继续做,如果反映不好,我们改正。”肖明华说,“这都是可以调整的,但网络的一些言论对我和我的学生有些伤害,有些上升到了人格侮辱。”

据《华西都市报》

肖明华说,媒体不能只看到这一次激励优秀学生,而忽视了学校也在鼓励中等学生、后进学生方面做的努力。肖明华认为,学校后进生的面不是很大,但学校仍关注到各个层面的学生。对于后进学生,有学生之间的结对子、组团队帮扶,也有老师的关注。“老师对优秀学生的鼓励是正面公开的,但对后进生则是私下指出问题,督促改正。”肖明华说,“比如我们的英语课,要求每篇课文过关,学生一个个过关,成绩好的学生过关快,老师则需要在后进生身上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我们学校做后进生的工作比做优等生工作,精力花费多得多。”肖明华强调。

对于是否会邀请后进学生共进晚餐,肖明华说自己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邀请后进学生,这个定义岂不是对后进生的歧视?没人愿意来吃饭的。鼓励后进学生,可以用其他方式。”肖明华说。

肖明华希望大家能宽容地对待他的探索,更重要的,是不要再伤害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我不希望我的学生再受到伤害。”肖明华反复强调。

截至12月3日下午1点,记者在调查发起的“你如何看待中学选拔19名‘尖子生’与校长共进晚餐”问卷调查中看到,已有8158人参加投票,选择“理解,这是对学生的一种激励方式,很有创意”的有3928票,占48.1%。选择“质疑,吃饭形式太成人化,并可能冷落非尖子生”的有3547票,占43.5%。选择“不好说”的有683票,占8.4%。

“想办法做第一步的人,总比不做的人好吧?想方设法把学校办好的人,总不是坏人吧?教育观念和方式总可以探讨,不用一棍子打死吧?”采访的最后,肖明华问道。(本报记者
张春铭)

校长能不能主动结识学生?

■张春铭

德国的一所公立小学,对1990年本校毕业的300名学生,进行了长达15年的“成长追踪”。他们从追踪结果中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300名毕业生,分别上完初中、高中和大学,并陆续走上工作岗位后,已经得到提拔和重用的有68人。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68人,既不是当年埋头读书、成绩名列前茅的孩子,也不是吹拉弹唱样样在行的“文娱小子”,而是沟通能力特别突出、从小就不怵权威的人。当初在小学时有33人给校长写过信,有20人与校长共进过午餐,有12人参加过学校组织的演讲活动。也就是说,在68个最先得到社会认可、最先找到用武之地的学生当中,有65个在小学时都结识校长,占总数的95.6%。

初读这个故事,不得不感叹校长的影响力之大。在读书时结识校长,还能意味着以后工作得到提拔和重用。对结果感到惊讶的不止我一人。这所小学的校长威尔逊很惊讶,全校的老师也很惊讶。经过反复的分析和研究,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凡是上小学时就能结识校长的人,一般都具备三个特征:一是不怵权威,二是善于与人沟通,三是乐于在“大人物”面前自我表现。

结论让人释然。校长成为“权威”“大人物”的代名词不足为奇,但是如果结识校长已经成了一种需要挑战自我、需要优秀潜质才能做到的事情,是不是校长离学生太远了呢?难怪很多人已很难回忆自己曾经的校长是什么模样。

校长能不能主动结识学生?也有这样的先例,苏霍姆林斯基在担任校长期间,不但了解每一个学生,他还曾试办6岁儿童的预备班,从一年级到十年级,连续担任该班的班主任,在10年内跟踪观察和研究了解学生。他能指名道姓说出25年中178名“最难教育的”学生的曲折成长过程。在他去世后,人们从他的笔记本上发现,他曾先后为3700名左右的学生做了认真的观察记录。这样的校长,怎不让人敬佩!这样的学校,怎能让人忘怀!

校长因为其在学校的影响力,有时,对学生的指点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而通过与学生的交流,校长能更真实地了解学生的想法,这对于学校工作无疑是有推动作用的。近年来国内学校作出了一些探索,比如校长午餐、下午茶等,这些行为值得肯定,但是这些事件屡屡成为新闻,也说明与学生充分交流的校长还是少数。

结识学生,校长们不缺沟通工具,从校长信箱到邮件、博客、微博、电话,各种交流工具已经非常便利。结识学生,校长们不缺时间,即使每周能抽45分钟听一个班的课或者参加一个班的主题班会,一年也能走进每个班级,一届任期也能对很多班级了如指掌。结识学生,校长们不缺空间,早上在校门口看看,中午在校园转一圈或者晚上在寝室走走,校园的每个场所都会碰到很多学生。结识学生,校长们不缺话题,从吃的早饭到穿的校服,昨天的作业明天的考试,学生们的困扰从不会少。

然而,尽管校长结识学生很容易,但大多数校长结识的学生却相当有限。作为一项育人的职业,也许校长们该转变转变观念,威严的校长同样可以和学生打成一片。结识一个学生,说不定就改变了他的一生。而若干年后,那句“我的校长某某某”将是对校长们的最佳褒奖。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